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天刀斬不平 > 第2章 百年光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天刀斬不平 第2章 百年光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仍是復甦紀,三零二八年……距離崑崙山轟動之事,已過一月有餘。

大雪紛飛的崑崙情景早已不見,現在的崑崙山內百花齊放,雜草叢生,高大的樹木化作森林,薄薄的霧氣隨處序列。

麒麟涯上雲霧散開,、一縷陽光緩緩落下,透過世間三界折射七彩光芒,茫茫迷霧中,鳥啼花落,獸伏草塌,早晨的陽光是柔和、是溫暖、亦是清幽……

晨風微微吹來,晶瑩透亮的露珠順著樹葉滑下,歡快跳躍著,樹葉也在晨光中甦醒,在洗刷下璀璨。

在麒麟涯的最前方,有一個灰土色的破舊石像,雖然在歲月和風雨的侵蝕下,石像早已長滿青苔,可不知道為何,此刻的石像竟愈發的栩栩如生。

日落時分,陰陽交替……

就在這時,懸崖上的破舊石像開始逐漸龜裂,道道裂痕蔓延四麵八方。

幾分鐘後,石塊徹底脫落,一個十九歲模樣的男子顯現而出。

李牧膚色蒼白,一臉茫然的出現在懸崖上,他的頭髮蓬亂不堪,曾經的衣服,一百年時間未動,讓他有些不適應自己的身體,一個踉蹌,摔倒在地,回過神來看向四周。

“這是……崑崙山!我回來了?”掐了掐身體,瞬間痛感傳來,這才確定自己真的回來了,心中頓時百感交加。

一百年前,五朵神蓮將李牧的靈魂帶去了時間長河之中,他成了一個見證者,在那段時間裡,他知道了世界在洪荒之前就已經出現,還經曆過很多的時代和紀元,可惜最終都被九尊魔影無情抹殺掉了……

他們自稱天神族,

是天道的產物!

李牧曾聽到,苟活著的長生者訴說過某些真相,天道為了讓自己更進一步,以神鬼莫測之能創造出九尊魔神,號稱九天,每當魔神抹殺一個時代,天道便會再開啟一個時代,讓新生的生命自行演化出新的進化道路,隨後再次抹除,把眾生當作進化的血食吞噬,世世代代,恒古不變。

那樣的場景太過恐怖,即便現在回想起來,依舊壓的李牧喘不過氣。

當滅世魔掌落下,天地龜裂,日月無光,地火湧現,焚燒萬物,人族眾生悲歌赴死,血腥雷海閃爍,大地滿目瘡痍,長生者在廢墟中撕心裂肺,腸斷魂消……

世間萬物皆有情,唯天道無情,爭鬥也好,廝殺也罷,從始至終,人族的敵人永遠都隻有天與道,僅此而已。

李牧抬頭看著蒼穹,目光冰冷,殺意瀰漫,天道不仁,萬物皆為芻狗!

在無儘歲月中,他看到太多,太多的世界覆滅,雖然看不清先輩們的臉龐,但他也曾跟著悲泣癲狂,神傷斷腸……

遊曆時間長河百年,他早就已經淚流乾,腸斷儘,剩下的唯有不屈。

李牧深呼吸一口氣,

轉身離去。

百年光陰,歲月無情,李牧曾經的故友們早已逝去,他現在想做的唯有修行,讓自己變得強大,爭取能夠在下一次大寂滅到來之前獲得一線生機……

——

自從大陸合一,萬族現世,天下便被劃分爲九大洲,分彆是人族的宗洲、妖族的青州、佛族的漠州、魔族的幽州,蠻族的蜀州、羽族的雲州、巫族的陽州,靈族的花州、龍族的隴州。除此之外,還有被海族占據的四大海域,分彆為東麪人魚族的滄瀾海域,西麵虎蛟族的風暴海域,南麵鯨鯊族的血煞海域以及北麵玄龜族的北冥海域。

而在九州兩河交界處,有一座屬於宗州管轄的小鎮,名叫天陽鎮。

天陽鎮坐落於崑崙山下,是一座靠近九州邊境的小城,人數不多少,平常少有人來往,可近幾日因崑崙即將解封的事情,名門聖地,隱世大族,各路修士均盤踞於此,這使得小鎮的經濟也繁榮了起來。

在天陽鎮熱鬨的街道上,李牧拎著個破布包左看右看,衣衫襤褸的可憐模樣引得一群人圍觀,指指點點。

一個身穿間色裙,頭戴金釵的中年婦女捏著鼻子,一臉嫌棄,道:“哪裡來的乞丐?渾身臭烘烘的,快滾,快滾!”

旁邊的另一名婦女也是如此,噁心說道:“就是,就是,噁心死了!”

不過李牧並不在乎,懶得理會,他在時間長河裡遊蕩百年,近乎瘋狂,現在隻想多熟悉一下這個陌生的世界。

一百年後的世界和他曾經所在的年代完全不同,街道眾人皆是身穿布衣或襦裙,彷彿回到了古代,路上偶爾出現的幾個小修士也能讓他產生一陣好奇。

可說者無意,聽者有心,一個手提菜籃的老嫗看不下去了。

老嫗手指剛纔那兩個婦女,憤怒的說道:“人家是吃你家大白米了,還是怎麼著?說話這麼難聽,也不嫌害臊!”

說罷,便來到李牧麵前,拉起他的手說道:“窮娃,餓壞了吧?去奶奶家,奶奶給你做飯吃,順便讓你洗個澡。”

李牧本想拒絕,奈何老嫗已經抓住他的手,也就不好再多說些什麼,默默的跟在身後,和老嫗一同離去。

再說,他確實一百年冇嘗過飯的味道了,現在想想竟真有些餓了,而老嫗的行為,也讓他心中升起一絲溫暖……

戴金釵的那名婦女聞言,麵色猙獰的說道:“狗拿耗子,多管閒事,老太婆你遲早要和你那修仙的兒子一樣!”

另一個則是戲虐道:“也不知道她兒子得罪了什麼人,居然死在了外邊,嘖嘖嘖……死時的模樣那叫一個慘呀!”

老嫗聽聞並無任何反應,依舊牽著李牧的手,默默的往前走……

但李牧卻能清晰的感覺到,老嫗的身體在顫抖,她在無聲的哭泣!

這一刻,他憤怒了!

李牧回首,披頭散髮的看著那兩名婦女,眼中泛寒,似地獄中爬出的惡鬼,透著刺骨的危險氣息,嚇的兩人不敢再說。

……

一小時後,

李牧跟著老嫗來到了城鎮外圍的一處破舊小院門口,但不知為何,門口卻是打開的,老嫗似乎想起來什麼,狀猛的一驚,扔下手中菜籃,慌張跑了進去。

突然,

一聲驚呼傳來:“螢螢!”

李牧連忙跟了進去。

隻見,在院子內有一男子帶著五六個家丁,正在欺負一個小女孩。

小女孩五六歲的年紀,額頭上有一處明顯的傷痕,此時正用小手擦拭著眼中的淚痕,一邊哭泣一邊說道:“你們這群大壞蛋,每次都要來欺負我和奶奶,一次又一次,都說了冇有你們要找的什麼破石頭,為什麼還是不肯放過我們……”

老嫗心疼的將小女孩‘螢螢’護在懷裡,語無倫次道“瑩瑩彆怕……彆怕……奶奶回來了……回來了。”

…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