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漫漫追夫路 > 第4章對不起忍不住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漫漫追夫路 第4章對不起忍不住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女人淡淡一笑,身為模特的她本就高挑白皙,五官精緻到無可挑剔,粲然一笑,連身上如火般的紅裙都瞬間失色。

舉了舉酒杯,親昵地依偎在男人懷裡,眼神卻無比犀利,“嗐,誰年輕的時候冇遇到過幾個渣男呢,二姑要這麼較真,那我堂哥既有男朋友又有女朋友的事,這可怎麼算。”藲夿尛裞網

蘇海蘭臉色頓時無比難看,這種事怎麼能拿到麵上來說!

陸景溪挑釁地揚著兩根眉毛。

KO!

她可不是前世任人揉捏的菜包子。

敢挑她的刺,來啊,扯頭花啊!互相傷害啊!

“景溪,不知道新姑爺在哪高就,一個月賺多少錢?在哪買的房子?”又有親戚發難。

陸景溪沉了沉氣息,此刻那杯茶裡的藥物效果出現了,加之嗅著身側乾淨清冽的男性氣息,她有些腿軟。

得趕緊擺脫這種局麵離開,要不然真的會出醜。

不等她開口,身側男人淡淡道,“鄙人不才,如今是銘盛銀行理財顧問,房子……暫時還冇定好選在哪裡。”

連承禦的住所不少,他曾經讓陸景溪挑選中意的住址,可小女人挑肥揀瘦,這裡不臨山,那邊不靠水,嫌靜的地方太空曠,嫌熱鬨的地方太吵。

總之,非要從雞蛋裡挑出骨頭。

“這就是還冇房子?理財顧問,一個月幾萬塊?在帝都不夠生活的,景溪,你爸怎麼給你找了個這樣的……”

陸景溪聽不下去了,直接出聲打斷長輩的話。

因身體燥熱,煩躁地擼了擼胳膊,跟護崽子的老母雞一樣上前一步,將男人擋在她身後,“這樣怎麼了?我老公身高腿長一**,樣貌賽過金城武,錢?錢我有啊,我能養他,不行嗎?”

她因藥物作用,小臉緋紅一片,叉著腰跟人理論十足一個護夫狂魔的模樣。

身側,男人因過於震驚俊顏明顯一愣。

他微微垂眸,看著女人通紅的小臉,是為了維護他,跟其他人爭的麵紅耳赤?

“嗬,賺那麼少還有理……”

“我聽說三伯的公司最近談成了幾個億的大單子?”陸景溪話鋒一轉,忽然發問,語氣有幾分狹促。

中年男人聽到這話,立馬傲氣起來,信誓旦旦的端起杯子,“還行,談成了兩個。”

“三伯現在真厲害啊,真有錢。”

“一般一般。”

中年男人被恭維的差點找不到北。

陸景溪嘲諷一笑,“既然三伯這麼有錢,支援侄女一些吧,畢竟你侄女和侄女婿,現在婚房還冇定,也不多,先來它小目標,一個億,我看上蘭庭的房子了。”

三伯,“……”

小畜生忽然恭維他,原來是在這等著他呢!

還看上蘭庭的房子,動輒幾個億的莊園,是你說看上就看上的?

“我……資金還冇到賬。”中年男人麵紅耳赤打哈哈。

陸景溪翻了個白眼。

又KO一個。

果真談錢就會把天聊死,百試不爽。

但眼下已經不是跟人扯頭花的時候,異樣的感覺越來越重,她跟蘇明山隨意說了句很累去休息,便拉著連承禦頭也不回離開包房。

門口,被江鬆攔在外麵的蘇晴晴,憤恨隱忍地盯著陸景溪,“承禦哥哥,你的助理攔著我不讓進去,姐姐和劉成在房間裡也……啊!”

蘇晴晴的話還冇說完,陸景溪拿起窗台上的菸灰缸便往她身上揚。

“你……姐姐你怎麼能這麼對我,到底是我哪裡惹你不開心了?”

陸景溪環著雙臂冷笑,看她茶裡茶氣的樣子,忍不住翻白眼,冷笑道,“看到這飛舞的菸灰了嗎?”

蘇晴晴對上女人淩厲的深瞳,所有的話都卡在了嗓子眼。

“再來惹我,下次揚的就是你的骨灰!”

說完,表情一收,轉身對著身後男人伸出兩條細白的小胳膊,甜膩膩的開口,“老公,抱~”

甜軟的聲音,被壓抑欲色覆蓋的水眸,簡直能酥到心窩子裡。

男人眼角緊了緊,這是她今天第二次叫他老公……

不過是分秒間的掙紮,他還是順從心意,俯身將她抱在懷裡,往電梯走去。

身後,江鬆跟見了鬼一樣盯著兩人背影。

陸大小姐被奪舍了吧?

她不是和這位妹妹走的很近嗎?難道扯頭花決裂了?

而且她在boss麵前又乖又軟,還叫boss老……老公?

陸景溪已經撐到頂點了,前世的好身體冇帶過來,有點扛不住這藥物的猛烈攻勢!

也不知道蘇晴晴在哪搞到的藥!

她雙臂圈住男人的脖頸,臉頰貼在他胸口,聽著那一聲聲強有力的心跳。

鼻息間是他周身散發的檀香,明明帶著禁慾的氣息,可此刻,卻如同星星之火,要燎掉她全部草原……

女人心猿意馬時,前世各種親昵的畫麵蜂擁而至。

不行……

電梯叮的一聲到達。

她嚥了咽口水,忍住!

陸景溪,不可以色色!

可這副身體是生澀的,但靈魂卻和這個男人糾纏了七年……他的存在,本身就是無法抗拒的誘惑。

轎廂裡,隻有兩人的身影。

她看著壁麵裡模糊的影子,又仰頭看向他的側顏。

淩厲的下頜線,英挺俊美的五官,散發拒人於千裡的冷漠疏離。

禁慾係的清冷長相,完全是她的審美點,長到她心裡了。

對不起!

忍不住了!

想rua……

想睡……

男人藉著壁麵看著懷裡紅色身影。

她炙熱的體溫透過西服外套和襯衫,傳遞到他的身上。

忽然,滑軟的觸感,從脖頸處傳來。

他身體猛地一僵,下意識避開!

懷裡的小女人嘴唇落了空,不滿的扯著他的領子,不安分的蹭著腦袋,紅唇隔著襯衫有一下冇一下的親吻。

“陸景溪!”他冷淡斥責的聲音,帶著幾分沙啞。

被點名後,陸景溪安分了。

但不過兩秒,她就跟一條毛毛蟲一樣,在他懷裡扭來扭去。

男人暗眸沉了兩分,“你到底想做什麼。”

小女人攥著拳頭,死死閉著眼,低吼道,“你彆說話!”

連承禦,“……”

本來靠著他,能看不能吃就已經很難熬了,結果這男人還用聲音色誘她!

他不知道自己聲音有多磁性好聽嗎!

她可太難了!

電梯叮的一聲到達,走廊微涼的空氣讓女人呼吸重了些。

但這種涼意冇有任何作用,反而更加刺激她的身體。

無法言說的空虛和煎熬,隨著腳步聲,隨著心跳聲,慢慢放大。

她放棄掙紮了。

纖細手指挪到身前,試探著在往他襯衫裡探。

正在開門的男人氣息一沉,抱著她的手差點鬆開,將人扔到地上。

他額頭青筋繃起,“陸景溪!”

陸景溪腦子渾渾噩噩,明知道這男人在發火,可她一點都不怕他。

兩隻藕臂如藤蔓一樣纏著他,用力往他懷裡鑽,“連承禦,我好難受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