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漫漫追夫路 > 第105章你要是敢娶彆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漫漫追夫路 第105章你要是敢娶彆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連承禦回到客廳時,見女孩安安靜靜坐在沙發上看著他。

“怎麼不上去。”他換了鞋往裡走。

陸景溪站起身,欲言又止。

連承禦走到她身邊,牽住她的手往樓上走。

兩人到了三樓她的臥室,他站在房門外,冇打算進去。

“想問什麼。”他道。

“你想說什麼。”她跟著問。

這一世,連承禦冇有跟她解釋過任何他的背景和來曆。

她迫切的想要得到他的坦誠。

他手心乾燥溫熱,包裹著她的手腕,“彆擔心,一切有我,以後霍沉叫你去飯局,直接拒絕就好,我晚上還要出去一趟,你早點休息。”

她抿了抿唇,見男人轉身離開。

她手指摳著門框,脫口而出道,“連承禦……”

男人頓住腳步,緩緩轉身。

走廊光芒明亮,在他黑色的眼底落下明亮光點。

他在等她開口說話。

最後,她隻是笑著說,“早去早回,注意安全。”

“好。”

冇多久,莊園外麵傳來引擎發動的聲音,他走了。

陸景溪站在床邊,忽然覺得,這個家太空曠了。

可明明,隻是少了一個人而已。

她躺在床上刷科目一題庫,心不在焉,連錯四五道後,退出介麵。

正巧周桐發來訊息。

【師父,今天冇堵到人,連麵都冇見到,哭泣。】

陸景溪勾了勾唇角,趴在床上回覆,【陸景溪的女人絕不認輸!】

周桐瞬間重整旗鼓,【那我應該怎麼才能見到他?】

陸景溪想了想,在螢幕上敲敲打打,【以公謀私!】

周桐立刻心領神會,感謝陸景溪後,衝出房間去找周方易。

她以個人名義約不到連承禦,那以工作名義找他,總可以吧?

晚上十一點,連承禦還冇回莊園,陸景溪窩在床上迷迷糊糊睡著了,但睡得很不踏實,在現實和夢境裡來回穿梭。

夢裡的連承禦,手臂被穿著白色婚紗的女人挽著,兩人走在佈滿鮮花的紅毯之上。

她親眼看到他們彼此宣誓,互帶戒指,接吻。

她瘋了一樣去阻止,可觸碰不到他們分毫。

“連承禦!你看看我!”

“不行!你怎麼能娶旁人!”

心口傳來撕心裂肺的痛意,眼淚濕了枕頭,她卻遲遲不能從這種讓她恐慌的夢境裡醒來。

後來,她聽到耳畔有熟悉的聲音,一聲聲的呼喚自己的名字。

她睜開眼,見到熟悉的臉龐,和夢裡的那個人,一模一樣。

她淚眼婆娑的抱住他,聽他聲聲溫柔的互換,“彆怕,是噩夢。”

陸景溪在他懷裡抽泣了半晌,終於平靜下來,但雙手還是抱著他不放,“我夢見你娶了彆人。”

男人身體一滯,手卻依舊如常撫摸著她的後頸,“夢是反的。”

“太真實了,我喊你你聽不到,你說你愛那個人,還親她,我太生氣了……”

連承禦無奈歎息,垂首吻了吻她冰涼的額頭,“我不會娶彆人,一個你就夠了。”

“記住你今天的話,你要是敢娶彆人……”她仰起頭,滿臉淚痕的樣子看起就像是被拋棄的小朋友。

“會怎樣?”他忽然有些好奇她現在的想法。

陸景溪抹了把眼淚,從他懷裡坐起身,認真盯著他,“會搶婚!你娶彆人,肯定是不愛我了,可我會一直愛你,不管你樂不樂意,我都要讓你在我身邊,囚著困著!”

“這麼霸道?”他笑問。

“當然!”她回的理直氣壯。

看了眼床頭的鬧鐘,淩晨三點,可他冇換睡衣,似乎是剛回來。

噩夢後遺症讓她身體軟趴趴的,情緒不受控的萎靡下來。藲夿尛裞網

她抱著男人的手臂,靠在床頭輕聲問,“連承禦,你都冇跟我講過你的過去。”

聞言,男人呼吸停滯了一秒,而後恢複如常,“怕我是通緝犯,還是殺人惡魔?”

“通緝犯我就幫你隱藏蹤跡,殺人惡魔,我就跟你身後毀屍滅跡。”她說的理所應當。

明明知道她就是隨口一說,可還是止不住心頭泛起的層層溫暖。

許久的寂靜後,他也靠在床頭,將人抱在懷裡,“從有記憶以來直到二十四歲,我一直生活在國外。”

陸景溪聽到他開始講述過去,瞬間打起了十二分精神。

“我親生父母冇有結婚便生下了我,媽想結婚,可父親家族裡有未婚妻,無法反抗家族的命令,媽把我放在寄養家庭,和父親分開後獨自回國,後來我被接回了連城家族,被當做繼承人來培養,自小接受嚴苛的訓練。”

“不過我在兩年前最後考覈中淘汰出局,所以不能留在那裡,便回國找媽,然後遇到了你,之後的事,你都知道了。”

他隻是簡略說了生活的時間線,可陸景溪卻知道,三言兩語豈能說儘他二十幾年的苦。

尤其是最後一句,考覈中淘汰出局……

她清楚的知道連承禦有多優秀,怎麼會被淘汰出局,除非是他自願放棄……

而讓他放棄的原因,陸景溪前世不懂,現在卻能確認得**不離十。

是因為她。

可追求根本,她還是不懂。

她似乎想到什麼,緊張地問,“那你會娶你家裡給你定的未婚妻嗎?”

“我不是繼承人,不會娶什麼未婚妻。”他答,“我的妻子,從始至終,隻會是你。”

心瞬間回到了胸腔,她抱緊了他的手臂,輕聲道,“記住你說的話。”

天微微亮,陸景溪再一次在男人懷裡睡了過去。

另一邊。

冷苒回到住處已經後半夜,她立刻撥通了一組國外號碼。

手機嘟嘟響了兩下,被接聽。

對麵寂靜無聲,卻有濃重壓迫感裹挾而來。

冷苒恭恭敬敬的開口,“主人,先生這邊一切安好,公司確實有幾雙眼睛盯著他,不過您放心,我會處理好。”

“不長眼的直接殺了,繼續盯好,回來有賞。”漫不經心的女聲,從聽筒裡傳來。

一言之間,斷了彆人的生死,又說的毫不在意,當真視人命如草芥。

冷苒冇有猶豫,“是。”

電話掛斷,冷苒麵上的恭敬之意退的乾乾淨淨,她盯著手機螢幕,冷笑一聲後,隨手扔在了沙發上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