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98章 情深意切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98章 情深意切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但元二夫人不信她的說辭,“你既隻是想回去看看你的父親和母親,隻需與我說一聲,難道我還能不讓你去?

可你卻不打一聲招呼偷偷跑了,你可知道今日是父親他們下葬的重要日子,你身為元家孫媳婦,卻做出這樣的事情,你已經不配當元家人了!”

蔣瑩瑩巴不得和元家斷的越乾淨越好,但現在不行,她還有更重要的任務!

“婆母,我知道錯了,我……我當時冇有想那麼多,我隻是一心想著去看看父親母親,是我做錯了,您打我罵我都沒關係,隻要您不趕我走,讓我做什麼都可以!”

晏明珠淡淡插了一句:“二表嫂,我再提醒你一句,今日是你離開元家唯一的機會,隻要你再踏入這個門,那麼無論將來如何,你死生都是元家人,你還堅持方纔的話嗎?”

元怡笑氣呼呼的道:“表姐,你搭理她乾嘛,八成是因為蔣家怕惹火上身,也不肯收她,所以她才又灰溜溜的跑回來了!”

彆說,元怡笑雖然年紀小,性子天真爛漫,但此刻說的話,可以說是一針見血了。

晏明珠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背,給了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。

元怡笑這小姑娘都能瞧得出來,蔣瑩瑩看準今日的時機,好不容易纔逃跑了,又怎麼可能隻是為了去看蔣奉郎和蔣夫人一眼就回來呢?

很顯然,蔣瑩瑩這次又回來,一定是帶著什麼目的!

原本,晏明珠想著,她好歹也是元瑾深的妻子,就給她最後一次機會,逃跑了之後,生死如何,就看她自己的了。

但她如今又送上門來,很顯然是帶著目的的,那也就彆怪她手下不留情,這都是這個女人自找的!

蔣瑩瑩捏緊手心,一咬牙道:“我從來都冇想過離開元家,我蔣瑩瑩此生,都隻是瑾深的妻子,請婆母不要趕我走,就讓兒媳在您的跟前,代替瑾深為您儘孝吧!”

元二夫人聽到她提到了元瑾深,終歸是麵露不忍,她的兒子如今生死不明,冇什麼比白髮人送黑髮人更加痛苦的了。

所以在聽到蔣瑩瑩表明決心的話之後,她也動容了,“珠珠,你看……”

“難得二表嫂對二表哥如此情深意切,我深表敬佩,進了這個門,二表嫂你依然是元家的孫媳婦。”

蔣瑩瑩見晏明珠那麼快就鬆了口,頓時欣喜不已。

不過緊隨著,晏明珠又補充了一句:“但醜話說在前頭,我們元家給了你一個機會,是你自己哭著喊著要回來,那麼不論日後如何,你的下半輩子,都要老死在元家,不論二表哥是生是死,直到你死,你都是他的妻子,若是日後,你反悔了,做出了背叛二表哥,背叛元家的事情,我定將你千刀萬剮,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聽明白了嗎?”

晏明珠的眸色很淺淡,但落在人的身上,卻像是化身成了一條毒蛇,悄無聲息的纏上人的脖頸,隨時能給人致命的一擊!

蔣瑩瑩身子一抖,低著頭連連應道:“我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晏明珠露出一個不達眼的微笑,“二表嫂,進去吧。”

看著蔣瑩瑩進去的背影,元怡笑不高興地撇撇嘴,“表姐,她都跑了又回來,明顯是有鬼,你怎麼還同意讓她進門呢?”

晏明珠笑了笑,高深莫測的說道:“既然有人趕著來送死,自然是要成全她了。”

元怡笑歪頭,一臉的困惑。

晏明珠也冇有過多的解釋,隻是捏了捏她的小臉,“進府吧,彆擔心,有表姐在,我會安排好的。”

在進府之後,晏明珠把李管家叫到跟前來,吩咐了一句:“派一個人,盯著蔣瑩瑩,有任何風吹草動,第一時間向我彙報。”

李管家並冇有多問,“是,表姑娘。”

而這邊,裴渡欽正在翰林院編纂書稿,隨從茂林匆匆跑了進來,“公子,公子不好了,相爺出事了!



裴渡欽馬上放下手中的筆,起身道:“父親出什麼事了?”

“跟著相爺的侍從來報,說是相爺不小心得罪了定北王殿下,眼下正在京兆府接受審問!”

好端端的,裴右相怎麼會和祁玦扯上關係?

裴家是太子的表親,自然是屬於太子一黨的,雖然與祁玦是敵對關係,但正常情況下,裴家也是不會去主動招惹祁玦的。

因為滿帝都上下都知道,定北王就是個行走的活閻王,可以說是把囂張一詞發揮到了淋漓儘致。

比如上次,前戶部尚書郭祥,那可是一品大臣,說殺就殺了。

禦史台彈劾的奏摺如山一般堆積在昭帝的跟前,但昭帝就是能視而不見,無比縱容。

所以正常情況下,隻要不危及到太子的位置,裴家是萬萬不想招惹這個祖宗的。

裴渡欽在趕去京兆府的路上,聽前來稟報的侍從講述了一下當時的情況。

他是萬萬冇想到,裴右相竟然為了報複晏明珠,而選擇在今日勇義侯他們出殯的日子,去侯府找茬。

結果這口氣冇出,反而是被祁玦給撞上,被撞上也就算了,更令人冇想到的是,祁玦竟然帶來了昭帝的聖旨。

昭帝都同意讓元家人出府安葬勇義侯等人,而裴右相卻在這個節骨眼上跑出來找麻煩,這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?

被帶到京兆府去問話,也是符合程式的,不過堂堂右相,被帶去了京兆府,一旦傳揚出去,裴家的臉都丟儘了!

薛府尹自然是不敢對裴右相動刑,但人又是被祁玦的屬下給帶過來的,他就隻能拿石震這些禁軍下刀了。

除了裴右相之外,其他鬨事的人,都被捱了三十個以上的板子。

在裴渡欽趕到的時候,就聽見京兆府內傳出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。

“薛大人,我父親的事怕是其中多有誤會,不知薛大人可詢問好了?父親他年紀大了,今早還因為身子不適而告了假,勞煩薛大人行個方便,讓下官接父親回府。”

薛府尹麵露難色道:“裴學士,不是本官不給裴家這個麵子,隻是裴相違抗了聖旨,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,本官已經寫了摺子遞給了陛下,一切還要等陛下定奪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