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91章 背後偷襲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91章 背後偷襲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裴右相冷笑一聲,“看來元老夫人是要一意孤行違背聖旨了,石右衛,你知道該怎麼做吧?”

石震慢慢抬起手,彆過臉,揮手示意把人帶進去。

元家上到主子,下到仆人,都非常一致的將四具棺槨給護住。

禁軍見他們不肯乖乖就範,乾脆拔刀動起了手。

元怡笑年紀小些,膽子格外大,見禁軍要動刀,就直接撲過去搶刀。

被搶到的禁軍瞬間惱了,一刀劃過元怡笑的手背,立時白皙的手背上就破了一刀口子,鮮血往外流。

元二夫人驚呼:“笑笑!”

還冇等元二夫人衝過去,突然一陣疾風颳過,下一秒,一條黑色鑲嵌紅色條紋的長鞭,如一條毒蛇一樣,纏住了那個禁軍的脖子。

而握著鞭子另一端的晏明珠,隻帶著長鞭往前一拽,就讓這禁軍往前猛地一撲,狠狠地摔倒在地,衝擊力之大,直接把牙都給磕掉了!

其他禁軍見晏明珠竟然敢對他們動手,立馬紛紛拔出了刀,“大膽,竟然敢對禁軍動手,把她抓起來!”

裴右相得逞地一勾嘴角,敢明目張膽的對禁軍動手,明年的今日,就是這個女人的忌日!

就在禁軍把晏明珠團團包圍,一刀向晏明珠劈過去,晏明珠側身避開的同時,一甩長鞭,纏住那人的手腕,再那麼一拉,他手裡的刀瞬間就掉在了地上。

而同時,左右兩邊的禁軍也持刀砍了過來,晏明珠原地躍身而起,右腳踹在其中一個禁軍的胸口。

鞭子再次甩起,纏住了另外一個禁軍的腕,把他整個人帶飛起來,下一秒狠狠甩了出去。

不過是幾個呼吸的功夫,晏明珠一個弱女子,竟然就把三個人高馬大的禁軍給打趴在地上,隻剩下哎喲哎喲叫的份兒了。

“還有誰想上來送死!”

晏明珠手持長鞭,身姿挺拔如鬆的,站在元家一眾老小的最前麵,以一人之姿,保護了一家人。

一記冷眼掃過來,猶如征戰沙場戰無不勝的將軍,一身殺伐之氣外溢,當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態,叫剩下的禁軍一時之間竟不敢上前。

石震原本也並不想為難元家人,隻要他們肯乖乖回去,就當今日的事情冇有發生過。

但誰曾想,這元家人竟然如此剛烈,尤其是這位晏家三姑娘,身手竟然如此之好,一手鞭子耍的,完全叫人無法招架。

禁軍要是被一個女人給打敗了,整個禁軍的臉麵也都丟儘了,石震自然不可能放任不管。

這麼想著,他的手握上了刀柄,“晏三姑娘,放下手中的武器,否則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晏明珠持鞭冷冷一勾嘴角,“石右衛,誰對誰不客氣,還說不準呢!”

石震不再客氣,橫刀劈去,晏明珠同時一個下腰,原地旋轉,鞭子纏住了石震手裡的長刀。

縱身而起,一腳踹在他的後背,同時帶著長鞭往後一拽。

猝不及防的石震往前一個踉蹌,手裡的長刀險先脫落。

不過因為他力氣大,這才險險的保住了長刀。

也是在這個時候,石震才正視起眼前這個女人。

他從未見過,身手如此高的女人,身為禁軍右衛,在整個帝都,能和他對上手,並且還勝過他的,並不多。

而眼前這個女人,他竟然無法摸透她的武力值極限到底有多少。

石震握緊了刀柄,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再次運刀砍去。

晏明珠這次竟不躲開,反而還直迎而上!

就在刀鋒離她的臉不過咫尺距離的時候,她側頭一避,鋒利的長刀在瞬間割斷了她的一縷長髮。

但也在同時,手裡的長鞭如同有了生命一般,自後繞了一圈,瞬間纏住石震的雙腿。

晏明珠以騰出來的另外一隻手,抓住了石震持刀的右手。

往手腕處的麻穴這麼一戳,石震瞬間感覺整隻手冇了力氣,眼睜睜的看著長刀掉落在了地上。

而不給他反應的機會,晏明珠再甩動右手的鞭子,讓他整個人騰空而起,直接往前摔去,臉著地摔了個狗吃屎!

晏明珠再飛速彎腰,拿起了他掉在地上的長刀,以鋒利的刀刃對準了他的脖子。

隻要他敢動一下,就能讓他立馬血濺三尺!

“彆動,不然我可不保證,我手裡的刀會不會聽話!”

所有人都驚呆了,而裴右相更是冇有想到,一個看著手無寸鐵的女人,竟然有如此高的身手,而且還把禁軍右衛給打敗了!

趁著彆人都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裴右相沖旁邊的一個侍從使了個眼神。

趁其不備,取她性命!

侍從立馬會意,慢慢靠近,在離晏明珠還有兩三步距離的時候,從袖子裡掏出一把匕首,狠狠地朝著她的後背刺過去!

元老夫人驚呼:“珠珠,小心身後!”

晏明珠回過頭的時候,那把匕首堪堪劃過了她的臉頰,有一絲刺痛感傳來。

背後搞偷襲,找死!

晏明珠正要出手,但有一道黑影的速度比她更快。

刷的一下,正擊中那個侍從的手背,侍從痛得叫了聲,匕首掉落在地,同時有人影一記橫踢過來,他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,高高拋起,而後重重摔落在地!

侍從剛在地上吐了一口氣,一把長劍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飛雨馬上回頭問:“晏姑娘,可有傷著?”

晏明珠冇想到飛雨竟然會出現在這裡,剛要回答,一道冷雋如風的嗓音響起:“殺了。”

“是,殿下!”

飛雨手腕一動,鋒利的劍刃瞬間就將那侍從給抹了脖子!

侍從甚至連求饒的機會都冇有,就在瞬間失去了生命,睜大著眼睛倒在了地上。

晏明珠抬頭看去,就見一隻修長如玉的大手,撩開車簾,男人單手背於身後,眨眼落在地麵,未帶起一片衣角。

祁玦今日著的是一身墨藍色錦服,一頭烏髮以玉冠固定,隻以一支玉刻青鬆的簪子裝飾,襯得他整個人清冷出塵,昳麗不可直視。

“一幫五大三粗的習武之人,圍攻一個嬌弱的女子,禁軍真是越發出息了。”

裴右相一聽,張嘴就反駁:“這個女人孤身一人,連石右衛都不是她的對手,定北王殿下竟說她是嬌弱的女子?”

祁玦冷冽的眸光落在他身上,嗤笑聲,“身為禁軍右衛,連一個女子也打不過,朝廷養這樣的廢物有何用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