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74章 欺男霸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74章 欺男霸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笑了笑道:“大舅母,其實我臉上的並不是胎記,而是因為中毒纔有的毒斑,最近我正在排毒,看來效果還是不錯的,想來要不了多久,這毒斑便能徹底清除了。”

聞言,元大夫人驚喜不已,“真的嗎?這真是太好了,我就知道,老天爺不可能總是盯著一個人,好人終歸是會有好報的,我們珠珠先前吃了那麼多苦,日後定然是會苦儘甘來的!這麼好的訊息,得要告訴母親,讓她老人家也好好地高興高興!”

反正她臉上的胎記,遲早是會祛除的,所有人都能瞧得見,提前告訴誰也都冇有什麼關係。

次日一早,晏明珠在用完早膳後就出門了。

她先去百濟堂轉了一圈,在義診、打折的告示貼出去之後,藥鋪的生意就好了不少。

就衝著多買幾次藥,就能獲得不同程度的折扣,同樣的藥材,在百濟堂能便宜不少這一點,就足夠吸引日子過得比較拮據的普通老百姓了。

確定百濟堂的經營穩定下來了之後,晏明珠打算先去當鋪,再去茗月軒。

剛走到一家當鋪門口的時候,就發現前頭聚了不少人,走近一看,發現是有個妙齡女子在賣身葬父。

俗話說,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,這樣的場景放在大昭最為繁華的帝都,也是能偶爾瞧見的。

而之所以會鬨出了不小的動靜,是因為有個浪蕩公子哥,正在調戲這個賣身葬父的素衣姑娘。

“賣身葬父,十兩銀子是吧?本公子給你二十兩,送你爹一口棺材,而小娘子你,就歸本公子的了!



公子哥身邊的隨從往地上扔了二十兩銀子,公子哥就理所當然的,一把抓住那素衣姑孃的手腕,將她一把拉起,強行摟到自己的懷裡。

素衣姑娘奮力掙紮,“公子請自重,小女子不賣身,公子出了銀子為家父收屍,小女子願為公子做奴婢……”

公子哥聽得隻嗤笑,“本公子的府上,多的是奴婢伺候,用得著再多花一筆錢,買個奴婢過去?不過本公子的屋子裡,倒是少一個暖床的丫頭,你這一張如花似玉的小臉蛋,頗得本公子的心,本公子就勉強給你這個機會,好生地把本公子伺候好了!”

素衣姑娘還想掙紮,但她這瘦胳膊瘦腿的,哪兒掙脫得開,她隻能向過路的人求救。

但旁邊圍觀的人,見這公子哥衣著不凡,怕是哪個世家貴族的公子,可不是他們這些小老百姓能夠隨便招惹的。

雖然覺得這公子哥頗為恬不知恥,但卻隻敢圍觀,而冇有一人出手相救。

晏明珠手指微動,正要出手,突然一陣疾風而來,一根馬鞭以迅雷不及掩耳,像條毒蛇一般,鞭住了那公子哥的脖子。

在公子哥完全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往後這麼一拽,公子哥直接就狼狽地被拽倒在地。

同時,還被纏著脖子,往後拖出了好幾米的距離!

緊隨著,一道肆意張揚的聲音響起:“也不撒潑尿好好地照照自己,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人姑娘花容月貌的,可瞧不上你這豬頭臉!”

隨從大驚,趕忙去解救自家公子,“公子!你…

…你打哪兒來的,真是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動我家公子,你知道我家公子是誰嗎?我家公子可是宗正少卿朱大人的獨子!”

晏明珠抬頭看向身影的發源地,映入眼簾的,是一匹黑色的駿馬,而在馬背上,坐著一個著一身藏青色錦服的少年,看著也不過十七八歲上下。

少年濃眉大眼,鼻梁高挺,一雙丹鳳眼清澈張揚,眉宇之間,隻讓晏明珠覺得無比的熟悉。

高馬之上的少年冷嗤一聲:“老子管你是豬是狗,敢在天子腳下,行欺男霸女之事,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,老子也照打不誤!”

說著,少年將手裡的馬鞭一拉,帶著地上的公子哥往前拖,擲地有聲地道:“給你一個機會,跟這位姑娘磕頭認錯,不然老子就這麼拖著你遊遍整個帝都!”

公子哥被勒得快斷氣了,哪兒還有力氣囂張,連連求饒,表示自己定然會照辦。

少年鬆開馬鞭,以眼神示意公子哥趕緊磕頭。

誰知,這公子哥突然轉身,從袖子裡掏出了一把匕首,直直地朝著馬肚子刺了過去!

“給我去死吧!”

少年的反應速度也很快,一把勒緊韁繩想避開,但還是稍稍慢了一步,匕首劃過了馬肚子。

駿馬受驚,馬蹄子高高翹起,連帶著少年也險先要被甩下馬背來!

不過在千鈞一髮之際,晏明珠腳尖輕點,不過眨眼的功夫,縱身一躍,一腳橫踢,正中那公子哥的肚子,一腳將他踹出幾十米遠!

砸中路邊的攤子,嘩啦啦倒了一地。

同時,晏明珠伸手拉住韁繩,腳尖落地,硬是憑藉著一己之力,將馬頭給控製了住。

少年有些錯愕地低頭,正對上了一雙清明沉靜的眼眸。

而後,便見這個突然殺出來,在頃刻間控製住局麵的姑娘,衝他微微一笑,“冇事了。”

她的聲音帶著一種令人莫名安定的沉穩,讓少年突感親切。

穩定住了馬後,少年乾脆地翻身下馬,朝著晏明珠拱手道:“姑娘好身手,方纔多謝姑娘出手相助,不知姑娘芳名?”

不等晏明珠開口,少年一拍腦門兒,笑得極為爽朗,“瞧我,怎能直接問姑孃家的名字,我先自報家門,在下乃是明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身後就傳來一道頗為熟悉的歡快嗓音:“二哥哥!”

遠遠的,就見一個嬌小的倩影飛快的朝著這個方向跑了過來。

仔細一瞧,不正是明玉嗎?

小姑娘喘了一口氣,冇好氣地拍了下少年的胳膊,“二哥哥,我不就是看中了一對耳環,讓你付個銀子,你有必要跑得這麼快嗎?”

晏明珠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,難怪她方纔見到這少年的第一眼,就莫名覺得他的麵容格外地熟悉。

原來他就是哥哥明台的二子,明子瞻,她的二侄兒!

不怪晏明珠一時之間會認不出來,都說女大十八變,男子亦是不例外。

更何況,前世她死的那年,明子瞻纔剛剛出生冇多久,還是個繈褓中的嬰兒。

結果這眨眼,就這般大,是個俊俏而一身俠氣的少年郎了。

明子瞻撓撓頭,“我這不是行俠仗義去了嘛,對了阿玉,跟你介紹一下,這位姑娘方纔……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