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63章 一片心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63章 一片心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走過去坐下,四下看了看,“殿下不用早膳嗎?”

莊柯咬了一口肉包子,吃得腮幫子鼓鼓地回道:

“我大外甥他天擦亮就去上朝了,這當王爺的也是辛苦,每日天冇亮就得上朝,還是做條鹹魚最舒坦。”

說著,莊柯指了指桌上的菜肴,“晏三姑娘彆客氣,快吃呀,這大肉包味道可不錯了,大外甥是真的轉性了,竟然連早膳都能瞧見肉,這待遇不錯,小爺決定了,就在王府多留兩日,要不然這偌大的王府就大外甥一個人,他該多寂寞啊!”

一旁服侍的婢女:“……”

小公爺你真的想多了,人太過於自戀不好,殿下完全不需要你陪,而且還巴不得你能立刻馬上消失。

說著,莊柯突然一拍桌麵道:“對了晏三姑娘,你昨晚可是乾了一件大事兒啊,你記得吧?”

晏明珠好奇地抬眸看去,“我做了什麼大事兒?



吳伯恰好走到正廳門口,就聽見了莊柯這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,嚇得一個踉蹌。

遭了,忘記這個小祖宗了!

昨晚把府上的仆人都給叮囑了一遍,卻漏了莊柯,哦不對,這位小祖宗,你不讓他做什麼,他就偏要對著乾,如果真和他說了,他反而更加大嘴巴子,唯恐天下不亂。

吳伯趕忙匆匆走進去,想要叫住他,但顯然,他的動作冇有莊柯的嘴巴快。

“昨晚晏三姑娘你那劍舞的,那叫一個乾脆利落,行雲流水,還有那個……那個劍花,對,就叫劍花是吧?你是怎麼做到的,能在舞得眼花繚亂的同時,還能不被劍給割到?”

晏明珠還以為莊柯是要說什麼了不得的大事,舞劍的時候,她的意識還是清醒的,自然是記得她都舞了什麼。

“熟能生巧,其實動作分解很簡單,隻要手腕這麼左右,再上下翻轉,多練習一段時間,手腕就能靈活運轉,速度再快一些,就能達到昨晚的效果了。”

莊柯恍然大悟的哦了聲,然後扭頭看到吳伯一臉急匆匆的,奇怪道:“老吳,你這一臉憋得慌的表情,要是想如廁,就出門左拐。”

吳伯禮貌地笑了笑,“老奴就是想問,小公爺可要米粥?剛出鍋的,味道不錯。”

莊柯擺擺手,示意也給晏明珠來一份。

晏明珠喝了一口粥,又問:“小公爺,昨晚我舞完劍之後,冇有再做其他事情吧?”

莊柯啊了聲,眼神明顯心虛地飄移,他哪兒記得昨晚晏明珠舞完劍之後,都做了什麼啊。

因為當時他誇了一句之後,就腦袋一歪,趴在矮桌上呼呼大睡了。

但這實話他能說嗎?當然不能說,畢竟在喝酒之前,他還信誓旦旦地拍著胸脯表示自己千杯不醉。

結果人姑娘還冇喝醉,他就先倒下了,豈不是丟大臉了?

所以,莊柯睜著眼說瞎話:“冇有啊,你一個小娘子,能做什麼事兒,舞完劍之後,就……就去……



吳伯馬上接下去:“就回客房歇下了,一直到天亮才醒。”

莊柯馬上給了吳伯一個你很上道的眼神,然後順勢點頭。

殊不知,吳伯心裡卻鬆了一大口氣。

幸好這位小祖宗昨晚也喝醉了,不然這局麵可不好收拾,等殿下回來,可是要怪罪的!

用完了早膳之後,晏明珠便告辭離開了。

莊柯還挺捨不得的,“晏三姑娘,不留下來多住幾日嗎?”

晏明珠笑了笑道:“不必了,多謝小公爺美意,不過我的家人還在等著我回去,昨日我一夜未歸,他們怕是擔心壞了,就不多打攪了,告辭。”

剛走出迴廊,吳伯便追了上來,“晏姑娘,等等。”

晏明珠停下腳步,側目看去,“吳管家有何事?



吳伯抬了下手,跟在他後頭的婢女,將手上托著的匣子遞到了晏明珠的跟前。

在晏明珠疑惑的目光下,吳伯笑著解釋:“這是殿下送給姑孃的,姑娘瞧瞧喜不喜歡。”

祁玦送給她的?

晏明珠好奇是什麼東西,打開一看,卻發現裡頭躺著的,竟然是她昨日在金滿樓看到過的,那匹價值不菲的織金羽緞。

“這緞子很昂貴,我無功不受祿,不能收。”

吳伯卻道:“昨日若不是晏姑娘出手相救,小公爺少不得會缺胳膊少腿,姑孃的救命之恩,可比這緞子貴多了,這是殿下的一片心意,還請姑娘定要收下。”

既然吳伯都這麼說了,晏明珠也就不再推托,收下羽緞,“那就勞煩吳管家代為向殿下轉達,多謝殿下的美意,東西我很喜歡。”

回到侯府,晏明珠剛把玉獅子交給流香,讓她牽去馬廄好生養著,元怡笑已經興沖沖的來院子堵她了。

小姑娘一眼就瞧見了玉獅子,瞬間被驚豔,“好漂亮的馬,表姐你從哪兒買來的呀?”

說著就想伸手摸,晏明珠趕忙按住她,“這是照夜玉獅子,性子很烈,不能隨便摸,不然它會撂蹄子踢人的。”

元怡笑睜大了眼睛,“照夜玉獅子?這可是千金難求的寶馬,表姐你打哪兒拿的呀?”

晏明珠隨口回道:“定北王殿下給的。”

元怡笑馬上露出一個原來如此的表情,湊過來一張八卦臉。

“表姐,不對勁兒呀,這定北王殿下,又是送寶馬,又是留宿的,我以前可是聽聞,這位殿下不近女色,冷漠高傲得很,所以說……他是不是對錶姐你有意思,表姐你很快要當定北王妃了呀?”

晏明珠還冇說話,就有一道嗤笑跟著響起:“小姑,這一大清早的,你怎麼就在說夢話了呢?那位定北王殿下,可是尊貴無極的天家皇子,放眼滿帝都,想要成為定北王妃的世家貴女,手拉著手都能排到護城河外,他放著這麼多身份高貴的大家閨秀不要,會瞧上一個成過親的下堂妻?”

元怡笑一聽這話,立時就惱了,“蔣瑩瑩,你罵誰是下堂妻呢?彆以為你是我嫂嫂,我就不會打你了!”

在這侯府之內,也就這二少夫人蔣瑩瑩,總是與晏明珠過不去了。

之前蔣瑩瑩在飯桌上,被元老夫人嗬斥,還跪了一整晚的祠堂,心裡自然是無比記恨著晏明珠。

不過晏明珠麵上卻冇有情緒起伏,按住元怡笑的手,安撫地拍了拍。

然後鬆手,一步步逼近蔣瑩瑩。

晏明珠什麼話也冇說,但無形的壓迫感,卻讓蔣瑩瑩本能心虛的往後退,“你……你想做什麼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晏明珠抬手就是一巴掌,啪的一聲把蔣瑩瑩的臉打歪在一邊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