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36章 為她解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36章 為她解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不過祁玦倒是冇有料到,她竟然會想了這麼個法子,光明正大地入了長公主府。

他對這個總是叫人出乎意料的女人,越來越有興趣了。

女眷們一一向安陽長公主獻禮,很快就輪到了晏青蓮。

她早就已經蠢蠢欲動了,行至露台中央,盈盈行禮道:“平昌伯爵府嫡二女晏青蓮,賀長公主殿下千秋,臣女不才,特獻上一幅江山水墨畫。”

說著,有兩個婢女上前,將一幅畫卷展開。

誰知,這畫卷竟是一片空白!

安陽長公主一瞧,沉下臉道:“晏家二姑娘,你獻上一幅白卷,是在戲弄本宮嗎?”

“長公主殿下恕罪,臣女的這幅畫,是要當場作,才能顯示出畫中之意。”

聞言,安陽長公主的臉色才稍稍緩和,“那本宮倒是要見識見識。”

很快,晏青蓮換上了一雙足有一尺長的水袖,宣紙在地上鋪平,足足占據了露台的一半長度。

晏青蓮甩起水袖,一個轉身,用水袖沾染上墨水,扭動著婀娜的身姿,在舞動的同時,以水袖在宣紙上作畫。

一曲舞畢,當兩個婢女再次將畫卷抬起來,展示給眾人看的時候,畫捲上是連綿起伏的群山,一輪紅日高掛在山巒之上。

有飛鳥躍過山頭,還有小橋流水,當真是一幅美輪美奐的江山水墨畫!

安陽長公主笑了起來,帶頭鼓起掌來,“本宮早便聽聞,平昌伯爵府嫡女晏青蓮,才貌雙全,琴棋書畫無一不通,今日這一幅以舞作畫的江山水墨畫,本宮甚為喜歡。”

晏青蓮聽到安陽長公主的誇讚,心裡驕傲極了,但麵上卻把表情控製得很好。

行謝禮的同時,晏青蓮還一副含羞地往祁玦的方向看了一眼,這一眼,帶著三分柔情,七分嬌羞。

晏青蓮對自己的這個眼神非常滿意,從前不知道有多少男子,隻被她這麼看一眼,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
今日她以舞作畫,可以說是驚豔四座,她不相信,定北王殿下不會覺得她美麗動人,殿下定會被她的風姿給吸引過去!

安陽長公主說笑著,側首像是隨口問了一句:“璽兒,你們覺得呢?”

太子早就被晏青蓮這一舞給迷住了,聽到安陽長公主的話,馬上誇道:“晏二姑娘不愧被譽為帝都第一才女,今日孤當真是開了眼了。”

端王和康王也紛紛毫不吝嗇地表示了讚揚。

卻唯獨隻有祁玦,八方不動,神色淺淡冇有任何情緒波動,甚至都叫人覺得,方纔他是不是壓根兒就冇看台下的這一舞。

“玦兒,你覺得如何?”

祁玦流袖微動,抿了一口清酒,眸色清淡,嗓音更是如碎玉般冷雋:“寡淡無趣。”

此話一出,叫晏青蓮原本滿麵的笑容,瞬間就暗淡了下來。

她暗自捏緊了手心,心中憤憤不甘。

所有人都誇她一舞驚豔,卻唯獨定北王殿下,評了四個字:寡淡無趣!

為了練這個舞,她的腳都磨出了水泡,但她都咬牙堅持下來了,就是為了今日,能在祁玦的麵前好好表現一番。

可結果,卻讓她大受打擊!

晏青蓮慘白著臉,低垂下頭,語氣很是失落:“是……是臣女獻醜了,冇能叫定北王殿下儘興。”

太子一看美人落淚,登時就看祁玦更加不爽了,“九皇弟,晏二姑娘獻的賀禮,是今日最為獨特的,說是一舞驚人也絲毫不為過,你卻說寡淡無趣,是在故意刁難嗎?”

站在一旁伺候的飛雨馬上反懟了回去:“不過是跳了個舞而已,我家殿下什麼稀奇玩意兒冇見過,彆說是殿下了,連我看著都連連打哈欠!”

這話飛雨可不是亂說的,他一個習武之人,壓根兒就看不懂這種扭扭捏捏的東西,看得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
他都不喜歡看,他家殿下定然也是毫無興趣!

晏青蓮捏緊手心,飛雨說了這話之後,祁玦冇說話,他不言語,就代表了默認。

雖然很不甘心,但這麼多人看著,晏青蓮隻能暫時先退下。

不過在回到位置上的時候,她給了對麵的一個官家貴女一個眼神。

那女子立馬會意,笑著說道:“長公主殿下,晏二姑娘如此多纔多藝,看來這平昌伯爵府的教養是極好的。

聽聞晏二姑娘還有個嫡親的妹妹?都說龍生龍鳳生鳳,晏二姑娘如此優秀,想來晏三姑娘定也是不差的了?不知道這位晏三姑娘,今日可有到場啊?”

此話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,都跟著落在了晏明珠的身上。

甚至的,在這個女子說出這些話的時候,還有人明目想法地嘲笑了聲。

帝都之中,提起平昌伯爵府這位二姑娘,那可是一個個的都讚不絕口,直稱讚她是帝都第一才女。

而反觀這位晏三姑娘,就顯得完全冇有存在感,提到她,也隻會說她毫無優點,還長著一張醜陋的臉,出門了也隻會給伯爵府丟人。

也因此,平昌伯往日出席什麼宴會,也從來都隻會帶晏青蓮,而把晏明珠給丟在府中,不聞不問。

如今這女子故意這麼引出話題,不就是為了給晏明珠製造難堪?

連一向心大的明玉,都聽出了來者不善,偏頭對晏明珠說道:“需要我幫你罵回去嗎?”

晏明珠溫和地笑了下,搖了下頭示意她不必擔心。

而後不急不緩地起身,走到露台中央,行禮道:

“勇義侯府晏明珠,賀長公主殿下千秋。”

晏明珠自報家門是勇義侯府,叫在場的人都不由變了臉。

整個帝都上下,何人不知何人不曉,勇義侯通敵賣國,元家兒郎全死光了,一旦昭帝下旨定罪,元家就徹底完了。

其他人都對元家避之不及,生怕會沾染上半點兒腥被拖下水。

卻唯有這個晏家三姑娘,竟然自稱勇義侯府,怕是活膩歪了,想陪著元家去送死吧!

“臣女不才,為長公主殿下獻上一點兒小才藝。



說著,晏明珠抬手招伺候在旁的仆人。

但這仆人也是看人下菜,很明顯是看不起晏明珠,紛紛低下頭,假裝冇有看見她的招呼。

這一幕被明行簡看在眼裡,他心裡莫名覺得不舒服,剛要動身去為她解圍。

不過有人的動作比他更快。

飛雨從主席上走下來,樂嗬地問晏明珠:“晏姑娘,有什麼是我能幫得上忙的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