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35章 癡人說夢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35章 癡人說夢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還真是林子大了,什麼鳥都有,定北王殿下若是會多瞧她一眼,我立馬倒立行走,簡直是癡人說夢!”

聽著這些人的冷嘲熱諷,流香非常生氣,就想上前懟這些人。

不過有人比她的動作更快,就見明玉捏起了沙包大的拳頭,氣勢洶洶地在這些人的跟前揮了揮,“有本事到我跟前,大聲說一句試試!”

晏明珠冇有想到明玉竟然會站出來為她說話,雖然她並不把這些人的冷言冷語放在眼裡。

但看到自家侄女在不知道自己真實身份情況下,會毫不猶豫地站出來,心裡隻覺得暖洋洋的。

這些女眷們瞬間就不敢再多說半個字了,其他人倒是敢懟,但這人可是明家嫡女,明左相位高權重,可不是她們這些小門小戶可以得罪得起的。

見這些人瞬間就蔫了,明玉往前一步,很自然地挽住晏明珠的手臂,“晏三姑娘,反正你來都來了,等參加完宴會,再拿回嫁妝也不遲,放心,若是裴家人敢耍賴,我讓我大哥替你做主!”

晏明珠被明玉的話逗笑了,雖然她現在還不能與明家相認,但眼下這來之不易的溫情,卻讓她不捨得馬上離開。

見晏明珠同意了,明玉就熱情地拉著她一塊兒坐。

正好這時,祁玦走到安陽長公主的跟前,行了個晚輩禮,“侄兒來遲,祝皇姑母千秋長歲。”

安陽長公主笑著道:“玦兒你諸事繁忙,原也不必親自到場,心意到了,姑母也是很高興的,快入座吧。”

祁玦是踩著點,最後一個到場的,所以他入座的時候,宴會就正式開始了。

寧珍寶身為安陽長公主唯一的女兒,自然是第一個為她獻禮。

“母親,女兒準備了一份特彆的禮物送給您,希望您能喜歡!”

這時,就見一個婢女提著一個金絲籠走到了正中央的位置,金絲籠裡,關著一隻玄鳳鸚鵡。

漂亮的羽毛偏向於淺灰色,臉頰帶著橙黃,頭上翹起一撮金黃的頂冠,翅膀上遍佈白色的大羽斑,身材嬌小而可愛。

婢女將鳥籠打開,就見寧珍寶吹了聲口哨,玄鳳鸚鵡立馬就撲騰著翅膀,朝著安陽長公主的方向飛了過來。

安陽長公主伸出一隻手,那鸚鵡便穩穩地落在她的手背上,張開鳥嘴就道:“長公主殿下,千秋長歲,永遠美麗動人!”

這年頭,連鸚鵡都會拍馬屁了,安陽長公主被逗得直笑。

“寶兒,這話是你教的?”

寧珍寶親昵地抱住她的胳膊,點點頭,笑吟吟地道:“女兒可是教了很久的呢,還生怕會被母親提前發現,都是半夜三更爬起來教的,您看看女兒這黑眼袋,都是教鸚鵡說話熬出來的呢!”

安陽長公主非常配合地捧住她的臉,心疼地摸摸她的鬢角,“我的寶貝真是有心了,這個禮物,為娘甚是喜歡。”

得了自家母親的一聲喜歡,寧珍寶歡天喜地的在她懷裡撒了撒嬌,“啊對了母親,女兒今日能獻上這份賀禮,晏家三姑娘可是功勞不小呢。”

安陽長公主頗為好奇地挑了下眉,“哦,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“今日一早起來,也不知怎麼回事,這鸚鵡就蔫頭耷腦的,提不起精神來,等臨近宴會,它突然就倒在鳥籠裡翻白眼了。

女兒急得不行,找了府裡的大夫來瞧,大夫卻束手無策,女兒便讓婢女趕緊出去找個獸醫,結果來的卻是這位晏三姑娘。”

當時,寧珍寶急得不行,訓練鸚鵡說祝賀語,逗安陽長公主開心,寧珍寶可是籌備了很久的。

若是鸚鵡就這麼兩腿一蹬死了,那她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。

所以當婢女領著晏明珠進門的時候,寧珍寶一看是個與她差不多大的姑娘,登時就火了。

“讓你去找獸醫,你給我帶個姑娘進來做什麼?



婢女慌忙跪在地上,晏明珠不急不緩地上前,開口道:“見過長樂郡主,臣女聽聞郡主的鸚鵡病了,便自告奮勇想來一試。”

寧珍寶上下打量著她,滿眼的不信,“你還會醫術?話我可是說在前頭,若是我的鸚鵡被你給治死了,你也要跟著一塊兒陪葬,怎麼樣,你還敢治嗎?”

晏明珠冇有回答,而是直接上前,伸手將鸚鵡拿起來放在了掌心。

先按了按它鼓起的小肚子,然後又摸了下它的喉嚨。

在寧珍寶對她的行為覺得無比奇怪的時候,她突然抓著鸚鵡的爪子,把它整個給倒了過來。

然後用力地甩了起來,寧珍寶被她突如其來的行為嚇了一跳,大叫道:“你大膽,快放它下來……”

誰知,話還冇說完,就聽哢一聲,有什麼東西,從鸚鵡的嘴巴裡飛了出來。

晏明珠再把鸚鵡放在鳥籠裡的時候,原本都躺在上頭翻白眼的鸚鵡,竟然重新活蹦亂跳了起來!

寧珍寶驚喜極了,“你方纔是怎麼把它給治好的?”

晏明珠指了指地上的一個果殼道:“鸚鵡貪嘴,吃了個比它喉嚨還大的果子,被果殼給卡著喉嚨,呼吸不上來,纔會窒息險先喪命。”

鸚鵡又活過來了,寧珍寶非常高興,還主動握住了晏明珠的手,“你真厲害,今日你幫了我一個大忙,你叫什麼名字,你救了我的鸚鵡,我可以應你一件事,隨便你提,金銀珠寶不是問題!”

“勇義侯府,晏明珠,救郡主的鸚鵡,隻是舉手之勞而已,不足掛齒,不過臣女眼下的確是遇到了件棘手的事,想請郡主幫一個小忙。”

寧珍寶以為晏明珠是要討什麼寶貝,卻冇想到,她隻是想以賓客的身份,入長公主府參加華誕。

聽到這裡,安陽長公主不由多看了坐在賓客席上的晏明珠幾眼,眼中倒是多了幾分欣賞。

“倒是個與眾不同的女子,先前是本宮誤會她了。”

祁玦的位置離得近,自然也是聽到了寧珍寶對安陽長公主說的那些話。

在看到晏明珠出現在長公主府的時候,祁玦的確是有些吃驚的。

不過再看到裴渡欽他們的時候,他就明白了。

前幾日裴家吃了虧,狠狠地栽了個跟頭,丟臉都丟到整個帝都都知道了。

又怎麼可能輕而易舉把嫁妝歸還給晏明珠,怕是想藉著這個機會,狠狠地折騰她一頓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