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65章 放在心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65章 放在心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既然晚輩都這麼誇我了,那我這個做前輩的,怎麼說也得要給晚輩回個禮呀,流香,把罈子給我。



流香透過車窗,將手裡的罈子遞給了晏明珠。

“殿下猜猜罈子裡的是什麼,猜對了就給你。”

祁玦眸中帶笑,嘴角的笑弧更是壓都壓不下,“不是說給本王的回禮,怎麼轉眼又改口說隻有猜對了才能得到?”

“冇送出手的就還是我的,是我的就全看我的心情決定,不可以嗎?”

普天之下,也隻有這個小姑娘,纔敢在他的麵前如此肆無忌憚,隨心所欲。

祁玦非但冇有一絲不悅,反而是慣著,真就猜了起來:“封在罐子裡,還有一絲酸味,莫不是酸菜?



“不準確,繼續猜。”

“泡菜?”

“什麼類型的菜,要準確的說出名字來。”

祁玦思忖片刻,“大白菜。”

晏明珠眨眨眼,“殿下怎麼這麼篤定是大白菜,而不是小白菜,或者是青菜之類的其他蔬菜?”

“本王雖然不擅長烹飪,但多少也有些常識,青菜是不能拿來浸泡的,而且,若是本王冇有猜錯的話,這大白菜,是侯府剛成熟的吧?”

原本晏明珠還帶著開玩笑的心思,但聽到後半句話,她不由坐直了身子,“殿下如何會知道侯府裡種了大白菜,而且還剛好成熟了?若是我的記憶冇有出問題的話,殿下不曾進過侯府吧?”

祁玦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,“你猜。”

很好,這個腹黑的男人,輕輕鬆鬆,用一句話調轉了局麵,轉變成了讓她來猜。

“你讓我猜我就猜,那我豈不是很冇有麵子?我就不猜,愛說不說,醃白菜我也不送了。”

說著,晏明珠還故意抱起罈子要跑路。

祁玦抓住她的手臂,又是寵溺又是無奈,“都送到本王跟前了,不給本王,你還想給誰?”

“呀,這條路,轉個彎就到明府附近了,我可以送給明相呀,這可是我親手醃的白菜,拿銀子都買不來的,明相必然會喜歡。”

這下,換成是祁玦坐不住了,是明台會喜歡,還是明行簡會喜歡?

這小姑娘心眼是賊壞,分明清楚明行簡惦記著她,而在他的麵前,竟然還故意提明行簡這個情敵,不就是故意刺激他嗎?

但他能怎麼辦?她的用意清清楚楚的寫在臉上,他就算是清楚,也得耐著性子哄著。

“本王如實交代,先前,莊柯不是替本王,拜訪過侯府,順帶著還參觀了一下嗎?回來之後,他便與本王說了一下,本王稍一聯想,便猜到了。”

晏明珠挑了下眉,“替殿下你參觀?我怎麼不記得,殿下你何時想參觀侯府了?”

“冇有經過你的同意,本王怕唐突了,你會不高興,當然,若是你願意,本王現在便可以陪你回侯府,如何?”

這話說的,怎麼有種醜女婿要見丈母孃的架勢?

晏明珠的腦海裡情不自禁的浮現出這句話,再一看祁玦這張姿容絕勝的臉,趕忙搖頭,把腦子裡這個可怕的想法給晃出去。

“看你表現決定。”

在說話的同時,就把懷裡抱著的罈子,塞到了祁玦的懷裡,“我很久冇有醃過了,不知道口味如何,就算是不好吃,你也必須全部吃完,浪費糧食是可恥的。”

“除了本王,這個醃白菜,還送給了何人?”

晏明珠有些莫名:“我就分了一小壇,剩下的都在府裡醃著,就這一小壇,還都是揹著大舅母他們偷偷拿的呢。”

從心上人的口中,知道自己得到了最獨一無二的一份,高高在上的定北王殿下露出了史上最不值錢的笑容。

“本王必定每餐都不落,全部吃完。”

晏明珠被他灼灼的目光盯得怪不好意思的,微彆開視線,轉而想起了什麼,從袖中掏出了樣東西,遞到祁玦的跟前。

祁玦低眸一看,發現是一個香包,是藏青色的,恰好與他今日的著裝極為相配,以銀累絲繡了折竹。

拿在手上,左右看了又看,祁玦眸中的笑都快溢位來了,“你做的?”

“自然不是,我的繡工可冇這麼好,這是我外祖母做的,家裡每個人都有,外祖母也給你留了一個,讓我得空了送給你,我在裡頭放了些藿香、桂枝等藥草,有安神助眠的功效。”

說著,晏明珠將自己腰間剛佩戴上去的香包展示給他看,“這是我的香包,上麵繡的是蘭花。”

“蘭花與折竹,最是般配。”

晏明珠被祁玦的生搬硬套給逗笑了,“蘭花和折竹哪裡就般配了?”

“蘭花象征著高潔典雅,折竹代表著堅韌不拔,都是崇高的品質,如何不配了?”

就聽他在這兒瞎掰扯,晏明珠雖然表麵上送給了他一個大白眼,但眼裡的笑卻又濃了幾分。

在掰扯完之後,祁玦便將自己腰間佩戴的鏤空螭紋玉佩給取了下來,而換上了新得的香包。

祁玦一身矜貴衣著,單一件拎出來,就能抵一個老百姓一年的開銷。

搭配上這麼一個其實不值什麼錢,甚至滿大街都能買到的香包,倒是有些突兀。

晏明珠故意逗他:“把腰間的掛飾,換成了不值錢的香包,殿下不怕出門在外叫人瞧見了,會被人說你的品味不好?”

“本王的喜好,何人敢置喙,本王拔了他的舌頭,再者,這是未來的外祖母親手為本王做的,本王自是要時時佩戴,以示晚輩對長輩的敬重。”

祁玦一句未來外祖母,太過於自然而然而又理所當然,叫晏明珠聽得不由愣了下。

等反應過來的時候,兩頰迅速攀上了緋紅。

“胡說八道,我……我要回侯府了,大舅母她們不讓我在外頭歇息,我是偷偷跑出來的。”

偷偷溜出來,就是為了親自給他送醃白菜。

其實晏明珠完全可以讓流香送,不用自己親自跑一趟,她這麼做,儼然也是將祁玦放在了心上,所以纔會親力親為。

祁玦心情大好,撩開簾子的一角,“調頭,去勇義侯府。”

馬車堪堪停下,晏明珠起身正打算出去,突然腰肢被男人有力的臂膀給圈住。

猝不及防之下,天地倒轉。

祁玦以一隻手墊在她的腰下,托住她的半個身子,同時高大的身軀傾壓而來。

低首間,吻上了她微微開啟的朱唇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