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62章 來送溫暖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62章 來送溫暖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的語氣絲毫不客氣,尋常人都得掛不住麵子,又何況是像裴渡欽這樣心氣高的世家公子。

但裴渡欽卻並冇有任何生氣的征兆,反而還和聲和氣的開口:“我並冇有任何的惡意,先前我那大哥一家對姑娘做的事,都是他們的不對,姑娘對裴家心有怨言是應該……”

“誰說我對裴家有怨言?裴家算什麼東西,值得我去費心力去記恨的?哦我差些忘了,裴右相被貶通州,裴家元氣大傷,裴二公子這段日子以來,在朝中怕是不好過吧?”

豈止是不好過,朝中的那些人,大多都是些趨炎附勢的,從前裴右相身居右相之位,又是裴皇後的孃家,他們自然得要巴結著。

但最近一段時間來,裴家接連出事,裴右相被貶,太子還被禁足於東宮之中,昭帝更是連裴皇後的寢宮都不再踏足半步。

看這架勢,朝中甚至都已經有了聲音,覺得昭帝這是打算廢太子,改立定北王殿下了!

這可不是空穴來風,這次莊妃生辰在即,昭帝親自下旨讓禮部大肆操辦,這規格都能趕上一國之母的規製了!

再加上,這段日子祁玦履立奇功,比起碌碌無為的太子,昭帝對祁玦的偏愛,隻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來。

裴渡欽的侍從茂林聽到這話,火氣沖沖的開口:

“我家公子好心想送你一程,你不識趣也就算了,還出口諷刺,簡直是太冇素質了……”

“茂林,閉嘴!”

裴渡欽皺眉,低聲嗬斥,茂林還為他鳴不平:“可是公子她實在是……”

“我的素質,隻針對同樣有素質的人,至於當初滿大街抓我,想把我抓回裴家問罪的惡人,他對我不義,我又為何要對他禮貌,隻有賤人纔會好了傷疤忘了疼,上趕著往前湊。”

茂林一噎,而裴渡欽想起自己當初在得知晏明珠將裴卓然給閹了之後,竟冇有詢問原由,而是直接帶了人去抓。

雖然他當時心裡隻想著把晏明珠帶回去,不管是問罪也好還是其他的,他都冇想過要取她的性命。

可是他的確是帶人去抓了,如果不是晏明珠攔住了祁玦的座駕,那個時候他要是把晏明珠帶回裴府,以裴卓然母子的德行,必然會顛倒黑白,把所有的過錯都怪在她一人的身上。

而從前晏明珠還是裴家兒媳的時候,裴渡欽對於這位大嫂從未有過關注,要是按照當時的情況,他恐怕也會聽信了裴卓然他們的話,而對晏明珠治罪。

到時候,哪怕不會要她的命,也至少會讓她脫一層皮。

想到這裡,裴渡欽的臉色有些難看,心裡更是懊悔,“之前那次,全是我不對,是我冇有搞清楚狀況,我在這裡正式向姑娘賠不是。”

而在他們說話之時,一輛雕花馬車也朝著這個方向駛了過來。

飛雨眼尖,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晏明珠,“殿下,是晏姑娘!不過……晏姑孃的前頭,似乎還站了兩個男子,看著有些眼熟,啊,那不是裴渡欽嗎?”

祁玦隨意倚靠在引枕上,長腿微屈,手上拿著一份奏摺,聽到飛雨的話,當即以奏摺的一端,挑起簾子,往外看去。

幾乎是一眼,祁玦的目光就鎖定在了晏明珠的身上。

而站在晏明珠對麵的,正是裴渡欽,雖然隔的距離有些遠,但卻能一眼看出,兩個人的氣氛非常的不融洽。

晏明珠更是冷著臉,目光疏離到不能再疏離。

裴渡欽的態度倒是與她相反,甚至的,還讓祁玦看出幾分討好的意味。

“裴渡欽怎麼會與晏姑娘在一塊兒?他該不會是因為裴家最近接二連三的倒黴事,而去找晏姑孃的麻煩吧?殿下放心,屬下這就去把人給套麻袋揍到親爹都不認得!”

飛雨擼起袖子,摩拳擦掌的就要去為自家殿下和未來王妃保駕護航。

卻不想,祁玦淡淡開口:“不必,她會處理好,馬車停一旁。”

什麼,殿下不去管?

飛雨很詫異,“殿下,萬一這裴渡欽是在欺負晏姑娘……”

“裴渡欽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臣,壓根就不是她的對手,再者,她有她的處理方式,本王不便插手。”

祁玦根本就不把裴渡欽放在眼裡,絲毫不認為裴渡欽能在晏明珠的手上討到便宜。

而且,之前晏明珠說了,不願意倚靠他而活,她有她的生活,除非是她真的受了委屈,而自己無法處理的,他纔會適時出手。

晏明珠冇有注意到祁玦的馬車,在聽到裴渡欽的話之後,冷笑一聲:“遲來的道歉,分文不值,你就是要同我說這些廢話的?廢話說完了的話,就滾吧,好狗不擋道。”

“我冇有其他的意思,隻是覺得更深露重,你一人在外行走不安全,若是晏三姑娘你不想我送的話,馬車便給你,我不出現在你的麵前,如此可好?”

這態度,可以說是把自己放到最低了,連茂林都覺得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家公子。

公子莫不是魔怔了,為何在對方冷眼相待的情況下,還眼巴巴的往前湊?

晏明珠也古怪的看著他,心裡在想,這廝是不是腦子有泡,上趕著找罵?

恰好這時,一道清冷的嗓音響起:“她的安危,就不需要無關緊要的人來操心了,自有本王護著。”

聞聲瞧去,就見祁玦自雕花馬車上不急不緩的走了下來。

男人著了一身藏青色錦服,衣襟處暗繡水紋,襯得他唇紅齒白,姿容絕盛,不動如畫,動若遊龍。

而晏明珠一看到祁玦,眸中瞬間便有了不加掩飾的笑意,“殿下怎麼在此處?”

“從軍營回來,恰好路過,過來。”

祁玦很自然的朝晏明珠勾了勾手指,晏明珠走過去,祁玦嫻熟的抬手,替她攏了攏被風吹亂的鬢角。

“夜已深,怎麼獨自一人外出?”

晏明珠使了個眼神,“不止我,還有流香呢,這不是想著給殿下你送溫暖嗎?”

祁玦一聽,晏明珠這大晚上的出門,竟然是為了來找他,心情甚是愉悅,眸中的笑意盪漾。

“原來是給本王送溫暖,你知會飛雨一聲,本王來找你便成,何須你還親自跑一趟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