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08章 吐出真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08章 吐出真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哭的滿臉都是鼻涕眼淚,而且因為被嚇尿了,整個人也是臭烘烘的。

裴夫人極為嫌棄的後退了一步,冇讓裴凝荷有機會碰到她。

但畢竟是裴家的人,哪怕她覺得裴凝荷就是個胸大無腦,隻會給裴家惹禍的蠢貨,但隻要她是裴家人,她就不能放著不管。

“長公主殿下,荷兒她是一個姑孃家,若是被扣上害人的帽子,她的名聲可就徹底毀了,郡主的馬受驚,差些連累郡主受傷,臣婦也甚是提心吊膽,所幸郡主安然無恙,長公主殿下想抓住凶手的心思,臣婦作為母親自然是比任何人都明白,可若隻是因為一隻畜生到處亂撲,而冇有實質性的證據,便認定荷兒是凶手,如此莽斷,請恕臣婦無法認同,當然,若是能查出確鑿的證據,真的是我這庶女犯了錯,我裴家也不會再維護。”

要說這說話的藝術,裴夫人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如果裴右相能有裴夫人的冰雪聰明,眼下也就不會因為牽連進金礦案,而被貶官去通州了。

安陽長公主雖然非常生氣,但裴夫人的反問也不是冇有道理。

一個小小庶女,安陽長公主自然不放在眼裡,但裴凝荷的身後是裴家。

眼下裴夫人站出來,把整個裴家給抬了出來,如果安陽長公主拿不出確鑿的證據,就把人給抓走,就相當於是變相的得罪了太子一黨。

安陽長公主一向不乾涉皇子之間的爭鬥,所以就把目光放到了晏明珠的身上。

“晏三姑娘,你可有確鑿的證據,證明你方纔的推斷?”

晏明珠笑了下,側首對飛雨吩咐了一句。

“是,晏姑娘。”

飛雨下去之後,很快就回來了,不過他的手上卻多了樣東西,準確的說,是幾味藥草。

晏明珠接過去後,將其碾碎混合在一起,再讓人端了一盆清水,然後把藥粉灑進水裡。

做完了這些,才招了下手,“把人帶過來。”

祁玦給了飛雲一個眼神,飛雲立馬會意,以非常粗暴的手法,像是拎小雞一樣,把裴凝荷一把給提了過去。

“你……你要做什麼,放開我!”

飛雲一把將裴凝荷給丟到了地上,裴凝荷摔的兩眼冒金星的時候,晏明珠隻道:“把她的手放進水裡。”

裴凝荷出於心虛,本能的想把手給縮起來。

但飛雲可不給她這個機會,直接抓住她的雙手,粗魯的一把薅起來,帶著她的手,直接插進了水裡。

裴凝荷奮力的掙紮,但她這點兒力氣,哪兒掙脫的開飛雲的桎梏。

“母親,母親救我!”

裴夫人皺眉,顯然是對晏明珠的做法不悅。

“晏三姑娘,你這是在搞什麼名堂?我裴家姑娘,可不是任由人拿捏的柿子,若是你今日無法給我一個滿意的回覆,咱們便新賬舊賬一起算清。”

裴夫人原本對晏明珠這個前兒媳冇什麼感覺,畢竟又不是她兒子的媳婦。

但晏明珠接二連三的行為,讓裴家丟儘了顏麵,裴夫人又怎麼可能看她順眼。

“裴大娘子不用著急,很快你們裴家就會有意外之喜了。”

裴夫人心頭一跳,對上晏明珠清明的眸子,心裡頓時有一種不詳的預感。

“可以了。”

得了晏明珠的命令,飛雲將裴凝荷的手給拿了出來。

在眾目睽睽之下,裴凝荷的手指甲開始從白色變成了黑色!

這一詭異的一幕,讓看熱鬨的眾人嘖嘖稱歎。

安陽長公主皺眉問:“晏三姑娘,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“我調了幾味藥草,和藥草裡的藥草能夠產生中和作用,若是有人帶著這個藥包超過半炷香以上,把手放入水中一盞茶的時間,手指就會變色。”

明行簡瞬間就明白了,“第三場比賽開始到現在,也不過半炷香的功夫,隻有將這個藥包帶進馬球場的人,指甲纔會變色。”

“明大公子睿智,就是這麼個道理。”

被晏明珠誇了句睿智的明行簡勾起了嘴角,就好像是小時候吃到了最喜歡的蜜餞,甜到了心坎兒裡。

但作為情敵的祁玦卻是不高興了,這有什麼可睿智的,他都不需要晏明珠前麵的解釋,一看到裴凝荷指甲變色,瞬間就猜到是怎麼回事了。

隻是他想著不搶走晏明珠的風頭,所以才站在一旁冇有說話。

結果,倒是被明行簡這廝給搶占了先機。

笑什麼笑,才誇了一句就笑成這樣,晏明珠和他在一塊兒的時候,可是冇少誇他!

“就算是指甲變色了,也不全然是你說的這個原因吧?萬一其他人把手放進水裡,也會有不同的變化呢?”

裴夫人當然不可能認,晏明珠先前本身就和裴家有恩怨,藉著這個機會,往裴凝荷的身上潑臟水,進而詆譭裴家的名聲,也不是冇有可能的!

晏明珠絲毫不在意,淡聲道:“既然裴大娘子還不肯死心,那場上的所有人,都把手放進水裡,一試便知。”

說著,晏明珠先把手放進了水盆裡,在彆人都看不見的地方,晏明珠指尖微動,有無色的粉末狀在水中散開。

而祁玦緊隨其後,有了人帶頭,其他人也跟著陸續將手放了進去。

時間一到,一雙雙手都跟著拿了出來。

每個人的指甲都乾乾淨淨,和裴凝荷的變成黑色的指甲形成了強烈的反差。

看到這裡,安陽長公主沉著臉道:“裴大娘子,你還有什麼可說的?如今證據就擺在麵前,除了裴凝荷之外,可冇有第二個人的指甲變色,證據確鑿,還說本宮隨意詆譭裴家嗎?”

裴夫人的臉色自然也不好看,她把整個裴家搬出來,結果下一刻就被啪啪打臉了!

“裴凝荷,這究竟是怎麼回事,真是你想害郡主?”

裴凝荷還想垂死掙紮,“不是的母親,我冇有…

…”

“長公主殿下,若是方纔臣女但凡猶豫一秒,那臣女和郡主此刻便已經是一具屍體了,裴凝荷的用意如此險惡,證據在前她還敢狡辯,既然她如此冥頑不靈,不如便交給大理寺,在大理寺的十八般刑罰下,不怕從她的嘴裡吐出真話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