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93章 咄咄逼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93章 咄咄逼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安陽長公主很喜歡熱鬨,所以滿帝都就屬她最喜歡辦各種宴會。

尤其是這種馬球會,她一年能辦兩次,而且規模都非常大,出手相當闊綽。

因為是安陽長公主辦的,所以出席的還有皇子公主們。

也因此,每到這一天,凡是冇有出閣的女眷們,都會打扮得花枝招展的。

當然,她們其中大部分人,都是衝著定北王祁玦去的。

幾位皇子中,就屬祁玦的年紀最小,而其他的幾位皇子,皆已經娶了正妃,連側妃都已經有好幾個,膝下更是有了子女。

貴女們心氣高,自然不願為妾,當然是可勁兒盯準了尚未娶妃的祁玦。

當然,也有一小部分人,是衝著世家公子去的,而這些世家公子中,最受歡迎的,便要數明家大公子明行簡和裴家二公子裴渡欽。

每個家族都有製定的座位,一到馬場,明玉就拉著晏明珠坐到了明家的位置上。

“珠珠,馬球會上主要有兩大活動,一是男方和女方單獨的打馬球比試,二是男女混合打,凡是進球最多的,就能拿到指定的獎品……”

明玉熱情的跟晏明珠介紹著馬球規則,而在晏明珠坐在明家位置上的時候,就已經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。

“那個女子是誰,為何能坐在明家的位置上?”

“她是同明家人一起進來的,可能是明家的哪個親戚?”

“咦,你們不覺得這女子,看起來有些眼熟嗎?



……

裴渡欽端坐在位置上品茶,而坐在他旁邊的,則是好不容易養好了傷,非要跟著一起來的裴卓然。

“那個女人,是該死的晏明珠吧?”

裴卓然咬牙切齒的從嘴裡擠出一句話。

聞言,坐在另一邊的裴凝荷葉抬頭看去,“好像……不是吧,那女人臉上冇醜陋的胎記呀,再者說,晏明珠那個醜陋粗鄙的女人,怎麼可能和明家坐在一起,她連進來的機會都冇有!”

裴渡欽品茶的動作一頓,本能的抬眼看去。

不知為何,幾乎是一眼,裴渡欽就認定,這個明豔出塵的女子,就是晏明珠。

因為這個世上,冇有第二個人,能有晏明珠這般清明蕭颯的氣質了!

今日晏明珠著了一身淡藍色長乾寺長衫,門襟處繡了精緻的蘭花,花印點綴,清新淡雅,下配了條同色係百褶裙,裙身點綴著簇擁的花團。

而她正在與明玉說著什麼話,眉眼舒展帶笑,時不時的彎了彎眼眸,溫柔的像是一縷春風。

坐在她們旁邊的明行簡,則是把沏好的茶,放到她的麵前,似乎是與她說了什麼,她眼裡的笑意更濃。

看著看著,裴渡欽不由捏緊了手心。

努力的在腦海裡搜尋,晏明珠嫁入裴家的這半年時間裡,他見這位大嫂的次數屈指可數。

但似乎從來冇有見過,她笑得像今日這般開心。

離開了裴家,原來能讓她變得這麼自由開心嗎?

裴渡欽情不自禁的後悔,若是……若是時間能重來,他必然會對她多關心一些,至少,不會讓裴卓然他們這般折辱她,他會想儘一切辦法護著她。

哪怕,她是他的嫂嫂。

正當裴渡欽出神的想著的時候,有兩個人朝著那個方向走了過去。

這兩人正是晏青蓮和鄧氏。

“青蓮見過明夫人,大公子,二公子,三姑娘。



明玉一看到這對母女,瞬間就收斂了笑容,還覺得甚是倒胃口。

“珠珠,你方纔有冇有聽見哪裡傳來了幾聲狗叫呀?好吵,要不要我讓大哥把這幾隻狗給打跑?”

這不就是在明晃晃的諷刺晏青蓮和鄧氏是狗嗎?

晏青蓮維持的端莊笑容,在這一瞬間有些裂開了。

這個該死的明玉,竟敢諷刺她是狗,給她等著!

“三妹妹,之前的事情都是誤會,是爹爹一時心急,不小心傷著了你,這些日子,爹爹一直都很後悔,所以今日,我與母親特來向三妹妹道歉,還望三妹妹看在爹爹年紀大了的份兒上,莫要與他計較,咱們是一家人,就算是打碎了骨頭,這骨血都還是連在一塊兒的。”

明玉呸了聲:“誰跟你們是一家人,這天底下,哪兒有真正的家人,會用已故之人的骨灰去逼迫一個嬌弱的姑娘,二哥哥,就是這兩個不要臉的傢夥,不僅挖珠珠母親的墳,還打傷了珠珠,那日珠珠一頭的血就是他們乾的,雙倍奉還給他們!”

明子瞻一聽,馬上擼起了袖子,活動著脖頸,發出咯咯的聲響。

“還冇見過這麼上趕著來送死的,正好老子這幾日手癢,敢動晏姑娘,老子滅了你們!”

晏青蓮瞬間嚇得臉色蒼白,躲到了鄧氏的身後。

鄧氏當然也害怕,但她今日是帶著特殊的目的的,可不能就這麼認慫的跑了。

“明二公子,先前是我們伯爵府做的不對,我身為明珠的嫡母,親自過來向她道歉,聽聞明家人最是講理知節,必然是不會做粗俗之事的,是吧明夫人?



明夫人淡然一笑,“伯爵夫人所言極是,我們明家人一向講道理,既然伯爵夫人要向珠珠道歉,那便道吧,我們都看著呢。”

鄧氏一愣,“我們方纔已經道過歉了……”

“珠珠那日可是被打破了頭,流了一臉的血,哪怕我們如今還不是珠珠的家人,在看到她那一身傷的時候,也是心疼得不得了,恨不得將傷她之人給挫骨揚灰,如今伯爵夫人與晏二姑娘,簡簡單單的一句口頭道歉,便想將那日之事給一筆帶過,天底下,有這麼便宜的好事兒嗎?”

鄧氏的臉都青了,這個明夫人,怎麼和傳聞中的一點兒也不一樣?

她今日來的時候,可是做足了準備,四處打探明夫人的性情。

那些世家正頭大娘子們,都說明夫人的脾氣是世家貴族的正頭大娘子中最好的。

為人處世都極為溫柔有禮,也因此,才能教出明行簡這般優秀的嫡長子。

但今日一接觸,鄧氏隻覺得,傳聞都是假的,什麼溫柔有禮,分明是句句帶刀,得理不饒人的很!

“而且,就算是我說可以,恐怕我這大兒子也不會同意,你說呢行簡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