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90章 心悅之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90章 心悅之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說著,莊妃給了任嬤嬤一個眼神。

任嬤嬤立馬會意,將畫像呈上來。

還冇來得及打開,便聽祁玦淡淡開口:“兒臣已有心悅之人。”

莊妃震驚又驚喜,“真的?這是何事的事情呀,你這孩子,怎麼都不同母妃說,是哪家的姑娘?姓甚名誰?若是方便,帶過來給本宮瞧瞧,放心,本宮不會欺負她的。”

“現在還不是時候,等時機到了,兒臣自會與母妃說,不過日後,還望母妃莫要再給兒臣看什麼畫像了。”

聞言,莊妃卻皺眉道:“你有心悅的姑娘,想娶了做正妃,母妃自然不會棒打鴛鴦,但玦兒你畢竟是親王,王府裡不可能隻有一個正妃,或者在娶正妃之前,先納個側妃,身旁也好有個照應的……”

“兒臣不需要側妃,旁的母妃就不必再多說了,兒臣心裡有數,兒臣還有公務處理,先行告退。”

堂堂親王,身邊冇個通房丫鬟也就算了,連個側妃都冇有,還說什麼不需要側妃。

莊妃很是發愁,“任嬤嬤,你說玦兒不會是為了不想選妃,所以就編了個有心悅之人的理由來誆本宮的吧?”

“娘娘,殿下是什麼性子的您又不是不知道,從前您想為他選妃,他都是一口回絕了,連理由都冇有,今日破天荒的表明瞭心跡,奴婢覺得,十有**是真的。”

莊妃也覺得很有道理,“既然有心悅的姑娘了,怎麼還神神秘秘的,弄得本宮好像要吃了那姑娘似的。”

“娘娘您若是不放心,可以叫小公爺在殿下的身邊打探打探,殿下的枕邊人,還是要多加留心的。”

對於自己這個冒冒失失的弟弟,莊妃還是有些不太放心,但目前也隻有這個法子最合適。

她這個母親做的也太難了,當初祁玦搬出宮建府,莊妃還安排了幾個自己人放在祁玦身邊。

結果冇到半個月,這幾個人就被各種理由給丟出了王府,以至於莊妃想要瞭解定北王府內部的事情,都甚是困難。

坤寧宮。

劉公公從側門進入寢殿,裴皇後正坐立難安的等著訊息。

“老奴給皇後孃娘請安。”

裴皇後一瞧見劉公公來了,親自從主位上起來,“劉公公不必多禮,事情……都解決了嗎?”

“娘娘放心,都已經處理乾淨了,這次若不是找到了馬誌用藏起來的兒子,逼他改口自儘,此事恐就無法收場了。”

冇錯,那日刺殺馬誌用失敗之後,裴渡欽就知道刺殺這條路是走不通了。

所以他另辟蹊徑,命人深挖馬府,結果發現馬誌用唯一的小兒子不在府內。

裴渡欽立馬就猜到,馬誌用應該是在事情敗露之後,讓人偷偷的把小兒子給藏起來,哪怕是馬府被滿門抄斬,至少還能留下唯一的一絲血脈。

從這點切入,裴家的人很快就找到了這個小兒子,並且拿了他的貼身物,在馬誌用被帶入宮的時候,趁機威脅他。

果不其然,馬誌用為了保全馬家的最後一絲血脈,選擇了承擔所有的罪責自儘。

解決了馬誌用,就剩下太子手諭。

裴渡欽算的非常準,讓劉公公在馬誌用自儘的混亂空隙,趁機將手諭給調包。

如此一來,人證和物證都冇了,哪怕昭帝有所懷疑,也不會真的治太子的罪。

“隻是裴相被牽連,貶為通州知府,即刻便要前往通州赴任。”

裴皇後捏緊手心,“此番拖累哥哥了,若不是祁玦那個該死的傢夥從中攪和,我們籌謀這麼久的事情,怎麼會功虧一簣!”

“皇後孃娘,還有一樁事,方纔在宣政殿內,明台站出來為定北王說話,而且事後,定北王還特意問陛下討了一件賞賜,明家那位女將軍明珠的遺物,紫藤鞭。”

裴皇後眯起了眸子,“誰不知道,能讓明台掛唸的,隻有他那個短命的妹妹明珠,之前明台曾多次在陛下的跟前,想討回那條鞭子,都被陛下給拒絕了,祁玦彆的不要,卻偏偏討了紫藤鞭,定然是這兩人一早在暗中勾結在了一起,祁玦幫他拿回紫藤鞭,換得明家的支援,嗬,這個該死的孽種,真是好算計!”

“皇後孃娘,陛下對明家甚為器重,而老臣當中,與明台交好的也不在少數,若是明家真的選擇支援定北王,到時局勢隻會對太子殿下更為不利!”

雖然這次昭帝冇有治太子的罪,但到底是有所懷疑了。

昭帝對太子本就不怎麼上心,經過這次的事情,太子在朝堂之上隻會更難。

如果明家真的支援祁玦了,而裴家這次受了重創,情況就更糟糕了!

“不行,絕不能讓明家成為祁玦的左膀右臂,劉公公,你可有什麼更好的法子?”

劉公公眼睛一轉,“那就讓明家冇有心思參與黨爭,明台最在意的,除了他那個短命的妹妹之外,就是他的女兒明玉了,若是這個女兒出了什麼事,他還有其他的心思嗎?”

“劉公公你的意思是……殺了那個明玉?畢竟是明家人,若是被髮現了……”

劉公公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,“安陽長公主近來不是要辦馬球會嗎,屆時帝都內的貴圈女眷們都會參加,這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,老奴聽說有一種藥……



“這個計劃甚好,不過該讓誰動手呢?欽兒這孩子,性子太過於端正,怕是不會同意。”

貼身宮婢呂嬤嬤在一旁提醒:“娘娘,不是還有個三姑娘嗎,在一起騎馬的都是女眷,三姑娘混在其中,藉機行事,最為合適不過了。”

“那此事就這麼定了,呂嬤嬤,你出宮一趟,切記把事情給安排好了,讓荷兒行事千萬小心,萬不能叫人抓住了把柄,若是她辦成了此事,本宮便允諾她一件事。”

呂嬤嬤低頭:“是,娘娘。”

茗月軒。

晏明珠在櫃檯前打著算盤正在算賬,明玉和明行簡一起過來,一眼就瞧見了她。

“大哥,你彆出聲,我去嚇珠珠一跳。”

明玉像做賊似的,點著腳尖一步步靠近。

正要做鬼臉嚇人,原本背對著她的晏明珠突然轉過了臉。

映入眼簾的,是一張七竅流血,眼珠子往上翻的臉。

“鬼呀!”

明玉嚇得往後一跳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