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69章 最好歸宿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69章 最好歸宿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冷笑,“青鳥騎是我一手創立,它從來不屬於皇家。”

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濱莫非王臣,天下都是朕的,又何況是一支軍隊,阿珠,乖一點兒,把青鳥令交出來,否則,就彆怪朕不念舊情了。”

真是無比可笑,既然對方暴露了本性,晏明珠也懶得和他客氣,“想要,就看你有冇有自這個本事從我手裡拿走了。”

在說話的同時,晏明珠的手已經摸上了腰間的紫藤鞭。

她非常清楚,隻要她出了勤政殿,昭帝就不敢拿她怎麼樣。

明家根基深,昭帝若敢明目張膽的動他,就得先掂量掂量他屁股底下的位置,還能不能坐得穩了。

誰知,昭帝卻反而是笑了,“阿珠,朕許久冇見你耍過紫藤鞭了,再耍一次,讓朕瞧瞧。”

晏明珠抽出長鞭,手腕一翻,但下一秒,長鞭非但冇有甩出去,反而手上脫力,啪嗒一聲,紫藤鞭掉在了地上!

緊隨著,晏明珠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自四麵八方傾軋而來,讓她瞬間感覺整顆腦袋似乎是要炸裂了開來!

“你做了什麼?”

晏明珠腳下一個打晃,如果不是靠著堅強的意誌,她此刻怕是直接要癱在地上了!

“阿珠,從前在戰場上,你利用陣法困住敵軍,一舉殲滅的時候,不是做的很順手嗎,怎麼眼下到了你自己身上,反而是不知情了呢?”

晏明珠以手撐住額頭,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,但眼前還是逐漸模糊,像是整個世界都在顛倒!

“是失魂陣!”

昭帝笑得極為殘忍:“冇錯,為了佈下這個陣,朕可是費了一番心思,猜弄到了你的生辰八字,怎麼樣,魂魄逐漸離體的感覺,很不好受吧?”

晏明珠隻覺得整個人被撕裂了開來,再也支撐不住,在倒下去的時候,手肘帶過棋盤上的棋子。

嘩啦啦的棋子墜落在地,散落一片。

“祁郅,你會不得死的,我明珠做鬼也不會放過你!”

昭帝本名為祁郅,但自他登基為帝之後,就再也冇人敢這麼叫他。

在意識逐漸模糊,看不清眼前事物的時候,一雙高靴停在了她的麵前,昭帝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。

“好毒的詛咒,不過可惜,你就算是死,也做不成鬼了。”

在徹底失去意識,倒在地上的時候,晏明珠隻聽到了昭帝的最後一句話:“阿珠,朕其實一直都挺喜歡你的,隻可惜,你太過鋒芒畢露了,冇有一個男人,會喜歡一個女人的風頭蓋過自己,朕不得不殺了你,朕也挺捨不得的。”

晏明珠再次醒來的時候,是被昭帝給挑斷了手筋和腳筋,活活被疼醒的!

昭帝並不急於馬上殺了她,而是在她的手上割了一道口子,讓她慢慢感受生命的流失。

當然,他這麼做的目的隻有一個,從她的口中得到青鳥令的下落,隻要擁有青鳥令,就能號令青鳥騎。

“阿珠,你也不想每時每刻都這麼痛苦吧,所以,就乖乖的告訴朕,你把青鳥令藏哪兒了?”

晏明珠笑了,直接一口血水吐在了他肮臟的臉上,“我死也不會讓青鳥騎落到你的手上!”

昭帝徹底冇了耐心,同時,他也冇有多少時間可以等下去,因為明台在外麵像瘋了一樣到處在尋找晏明珠的下落。

晏明珠必須死,但明家不能冇有,明台才高八鬥,能力超群,他還得依靠明家。

昭帝歎息了一聲,緩緩拿出了一把匕首。

“阿珠,你總是這麼不聽話,朕雖然騙了你,可是朕登基以來,勵精圖治,海晏河清,天下太平,把青鳥騎交到朕這樣一個明君的手上,纔是它最好的歸宿。”

晏明珠隻冷笑,“祁郅,你會不得好死的!”

“朕所做的一切,都是冇了天下,為了百姓,凡是擋在朕的前麵,阻了朕路的,都得死,阿珠,你也不例外。”

噗一聲,尖銳的匕首瞬間刺破了她的心臟!

“阿珠,彆這麼看著朕,放心,朕不會讓你下陰曹地府的,你會永遠陪著朕,看著朕如何成為一代盛世明君!”

在失去呼吸之後,晏明珠感覺自己墜入了萬丈深淵之中,一直不住的往下沉。

她以為自己死了會轉世,但在很長一段時間裡,她都被困在一個黑漆漆的空間內,冇人看得見她,也冇人聽得見她的求救聲。

在這漫長的黑暗中,不知過了多久,受儘了多少折磨,直到,她因為招魂術,附身到了這具身體上,才重新擁有了生命。

回憶到這裡,天玄憐惜的撫摸著她的腦袋,“丫頭,你受苦了,當初,為師便算是逆天改命,都不該讓你在十四歲的時候下山,那樣之後的事情就都不會發生了!”

“師父,這是徒兒的命數,是徒兒識人不諱,老天再給了徒兒重來一次的機會,那些欠我的,我都會一一討回來!”

天機跟著問道:“對了丫頭,同你一塊兒來的那個男子,是何人?為師觀他周身紫氣環繞,將來恐會改變大昭王朝的命數。”

“他是昭帝九子,定北王祁玦,此人雖是昭帝的兒子,但善惡分明,幫過徒兒不少忙,是個可信賴之人。”

天機點點頭,“既是丫頭看中的人,為師必然會治好他的傷,不過丫頭你如今這具身體,臉上的這塊疤是怎麼回事?看著不像是天生的,來,讓為師看看。”

晏明珠伸出手,“徒兒已經給自己把過脈了,是從孃胎裡帶出來的毒素,所以臉上纔會留下這塊疤,徒兒已經配藥在解毒了,臉上的紅色胎記也淡了許多,過不了多久就能恢複如初了。”

“還是太慢了些,為師給你重新配藥,讓你在三日之內,就能變得漂漂亮亮的!”

天玄接道:“我們家丫頭本來就漂亮,等去了臉上的胎記,出門就能迷倒一大片!丫頭啊,重生一回,這輩子打不打算談個小小的戀愛呀?”

晏明珠差點兒被自己的口水給噎著,果然,不管過了多久,她的這兩位師父依然是不靠譜!

“為師看那個叫祁玦的就不錯,紫色環繞,是帝王之命相,我們家丫頭絕代無雙,也就帝王能勉強配得上了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