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38章 本王可以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38章 本王可以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定北王府。

晏明珠打算洗個頭,後腦勺被砸,血流了一些,她感覺自己整個頭都又臭又臟。

因為要避開傷口,所以需要有婢女幫襯著她洗。

女子的鬢髮本就長,這一頭墨發洗下來,用了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。

晏明珠抬頭的時候,感覺自己的脖子都快斷了。

“晏姑娘,您頭上的傷口需要現在上藥嗎?”

晏明珠用臉巾隨便擦了兩下,“現在不用,等頭髮乾了,我再喚你,麻煩你了,你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“伺候姑娘是奴婢的職責,姑娘有事隨時喚奴婢,奴婢告退。”

這位晏三姑娘,可是唯一一個在王府住過好幾次的女人。

而且吳伯特意叮囑過他們,必須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,把這位晏姑娘給伺候好了。

能讓吳伯都如此重視,不就是在暗示所有人,這位晏姑娘,極有可能就是將來的王妃了?

婢女自然是要用心伺候著,提前討好將來的王妃了!

自然,晏明珠並不知道府上的這些人的想法,這定北王府的廂房住的的確是很舒服。

一應設備都是最名貴的,就連隨便一條椅子拉出來,都是上好的紅檀木。

晏明珠在暖榻上坐下,拿出賬簿開始算賬。

經過這些日子來的經營,百濟堂和茗月軒已經走上正軌,每日的盈利也在逐步提高,用不了多久,就能徹底填補赤字,反虧為盈了。

鋪子安穩下來能夠盈利,供給侯府的銀子也就不用擔心了,就算是她短期內離開去辦事,也不怕侯府會坐吃山空。

接下家,就該把侯府裡最大的隱患給摘除,如此一來,她才能放心離開帝都,去辦接下來更重要的事情。

雖然大理寺重審勇義侯叛國一案,但目前進展並不大,光靠大理寺去查還遠遠不夠。

她必須要調用前世的力量,但即便是動用了那股力量,想要找到證據證明勇義侯無罪,絕非易事,需要耗費不少時間。

如此一來,她離開帝都之後何時回來就說不準了,所以她必須要在短時間內,把帝都內的事情都給安排妥當了。

晏明珠正認真的思考著接下來的計劃,突然有什麼東西朝著她的頭頂蓋了下來,眼前瞬間一片漆黑。

“鑽進錢眼裡去了,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,隻顧著算賬,轉日著了風寒,遭了罪可彆向本王哭訴。



祁玦站在晏明珠的身後,嘴上雖是這麼說著,但是手上卻是動作輕柔的用臉巾給她擦拭鬢髮上的水滴。

晏明珠仰起頭,被臉巾籠罩住的臉,隻露出了一雙清明澄澈如春雨過後的新竹般的美眸。

“算得太過入神就忘了,沒關係的,等它自然風乾就好了,我之前也都是這樣做的,我體質好,不會著涼。”

誰知,話剛說完,祁玦騰出一隻手,握住了晏明珠執筆的那隻手。

男人的手很寬大,能將她的整隻手都包裹在其中。

晏明珠愣了一下,心裡隻想到,這位定北王殿下,不是非常潔癖,當初隻是被她摸了下手腕,就直接氣得吐血了。

眼下卻主動握住她的手,所以他的那些個潔癖都去哪兒了?

“手冷成這個樣子,也敢說自己體質好?”

在與晏明珠的手接觸的瞬間,就像是冰與火的交融,女人格外冰冷的手,讓祁玦有些不悅的蹙了下雋眉。

前世她的體質的確是非常好,從小到大幾乎冇有生過什麼病。

隻是眼下的這具身體,應該之前被虐待欺負,所以體質要格外弱一些。

但經過她這些日子的調養,已經好了不少,隻是體溫還是偏低,這是打從孃胎裡帶出的宮寒,很難徹底治好,得要慢慢調理。

不等晏明珠回答,祁玦側首吩咐:“抬個暖爐進來,再拿兩個湯婆子。”

“殿下,現在還冇到冬日,就用上湯婆子和暖爐,有些誇張了,而且我也不覺得冷。”

但祁玦卻是不容她置喙:“本王說需要,就需要。”

行吧,誰讓這是他的府邸,她暫住他人屋簷下,隻能“忍氣吞聲”了。

“彆動。”

晏明珠剛想問他又要做什麼,誰知下一刻,她就感覺到頭皮熱乎乎的,濕漉漉的鬢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迅速烘乾。

“你……用內力給我烘頭髮?”

不怪晏明珠驚訝,因為即便是前世,也從來冇有人用這種貼心的法子,來幫她烘乾頭髮。

相反的,前世她總不愛擦乾頭髮,哥哥明台就操心的跟在她身後,為她一點一點把頭髮給擦乾,但也就侷限於此了。

結果祁玦直接就來了個高難度的,這要是內力不是達到了一定的程度,是絕對做不到的。

前世的她能做到,但眼下的這具身體,各方麵素質都偏低,完全達不到這個程度。

祁玦隻淡淡回道:“這樣速度快些。”

在頭髮被烘乾的時候,仆人也抬著暖爐進來了。

紅泥小爐裡燒著獸金炭,火光劈裡啪啦響,卻冇有一點兒煙味,反而是帶著一股鬆枝清香。

這是禦用的木炭,隻供皇家使用,即便是像明台這樣地位的重臣,也是冇有資格使用的。

祁玦收回手,讓婢女將太醫開的藥膏給拿了過來,親自給晏明珠後腦勺的傷處上藥。

顯然,祁玦也是第一次幫一個姑娘上藥,撩開晏明珠烏黑的鬢髮的時候,動作不是怎麼熟練。

相反的,因為頭髮太多又滑,好不容易撩開了,另外一邊又滑了下來,將傷口給遮擋了住。

晏明珠雖然看不見祁玦此刻的表情,但看他手上動作明顯僵硬,憋著笑道:“殿下,還是讓婢女進來上藥吧?”

但祁玦非常固執,“本王可以。”

在這個世上,除了生孩子,冇有什麼是他做不到的。

看在對方如此儘心儘力的份兒上,晏明珠也就冇有再多說什麼,盤起雙腿坐好,雙手托住下巴。

好不容易上好了藥,祁玦忍不住鬆了口氣,他在戰場上殺敵都冇這麼費勁兒過。

一方麵要避免旁邊的頭髮滑下來,一方麵又怕會把她弄疼了。

終於塗好了之後,祁玦剛要說什麼,低眸卻發現,晏明珠保持著坐姿,雙目閉著,不知何時竟是睡著了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