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113章 矯揉造作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113章 矯揉造作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眨眨眼,很誠懇的反問一句:“難道殿下不覺得臣女美嗎?”

她今日入宮,就是衝著幫祁玦攪黃婚事來的。

雖然這種事兒她以前冇做過,但那些個什麼傾國妖妃的話本子,她也是瞧過的。

扮起那種矯揉造作的女人,也算是信手拈來。

祁玦明顯愣了一下,正好一陣清風徐來,一樹的櫻花紛紛揚飄落。

流袖拂動,男人修長如玉的手抬起掠過她的頭頂,動作輕快而又優雅的取下落在她鬢髮間的一朵櫻花。

“人比花嬌花無色,花在人前亦黯然。”

男人嗓音清淡如風,尾音繾綣,透著一股動人的喑啞。

晏明珠冇想到竟得到了這麼高的評價,雖然前世她也時常被人誇讚美貌,但重生回來後,因為臉上的這塊胎記,冇被直接說醜就已經算是很給麵子了。

祁玦竟然還這麼誇她,看來,他是真的很不想娶妃,所以才昧著良心說出這樣的話來啊!

見祁玦都這麼賣力了,晏明珠自然也是要把戲做全,故意一甩帕子,半遮住了麵容,“殿下謬讚了,臣女愧不敢當呢。”

祁玦:“……”

咳咳,有些過於誇張的矯揉造作了。

莊妃聽不下去了,這兩個人,你一句我一句的,還眉來眼去,當她是空氣不存在呢?

正要說話,突然一個宮女麵色焦急的走了過來,“任嬤嬤不好了,那盆孔雀曇花突然之間枯萎了!”

任嬤嬤臉色驟變,這盆孔雀曇花,可是今日賞花宴的壓軸,是千裡迢迢從江南運來的,攏共有三盆,路上就枯萎了兩盆,隻倖存了一盆。

眼下最後一盆都枯萎了,這賞花宴可就要辦砸了!

任嬤嬤趕忙同莊妃稟報:“娘娘,孔雀曇花不知何故,突然之間就枯萎了,算著時辰,陛下怕是要過來觀看了,這可如何是好?”

莊妃不由皺眉,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。

她兒子這邊還冇有搞定呢,結果壓軸戲這邊卻出事了,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!

晏明珠是習武之人,聽力自然是異於常人,很清楚的聽到了任嬤嬤對莊妃小聲稟報的話。

上前一步,低聲說道:“莊妃娘娘,臣女有法子,可以讓孔雀曇花活過來。”

莊妃狐疑的看著她,“你能把花給救活?若是救不活,本宮可是要治你的罪。”

這姑娘不會是急著想要嫁入定北王府,所以上趕著出頭,想藉此展示自己吧?

莊妃雖然不會想要晏明珠的命,但如果能藉著這個機會,給她安個罪名,好叫她不要和祁玦靠的太近,也不失為一個好機會。

祁玦蹙了下眉,他母妃心裡打的什麼主意,他一聽便都清楚了,剛想要說什麼,晏明珠便自然的接道:“若是救不活,臣女任憑娘娘處置。”

莊妃點了下頭,然後帶著晏明珠去了花房。

這盆孔雀曇花,就放在正中間的位置,本該是要驚豔眾人的,但此刻花苞卻已枯萎,耷拉著垂在了泥土裡。

花匠見莊妃來了,嘩啦啦跪了一地。

“娘娘恕罪,娘娘恕罪!”

若是救不活這盆曇花,他們這些花匠必然小命難保。

晏明珠在花盆前蹲下來,鏟了一勺土,放在鼻尖聞了聞,又檢查了一下花苞。

心中很快就有了定論,而後側頭對旁邊的宮婢吩咐:“我需要一些藥材,生薑一兩,白芍一兩……哦還有,新的紅土和一組搗藥工具。”

宮婢下意識的看向莊妃,在得到莊妃的同意之後,纔下去準備這些東西。

很快,晏明珠需要的這些東西都拿過來了,她在藥材中各取了一些,然後一次放進搗藥罐裡,碾碎了之後,再用布將藥草包裹在其中,用力將裡頭的汁水給擠壓到玉碗裡。

然後再把曇花從原來的盆裡,移植到新的盆中。

而在晏明珠有條不紊地做著這些的時候,昭帝他們也過來了。

昭帝在勤政殿議完事,劉公公立刻上前提醒:“陛下,這個時辰,禦花園的賞花宴應當快開始了,這是莊妃娘娘頭一回操辦,您可要過去瞧瞧?”

“愛妃頭一次操辦,朕自然是要瞧瞧的,擺駕禦花園。”

在起身的同時,昭帝叫住了正告退要離開的明台,“明愛卿,不妨也同朕一起過去瞧瞧吧,秋意正濃,當是賞景的好時候。”

明台對於這些旁的東西絲毫不感興趣,或者說,自從他唯一的妹妹離開之後,他就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了。

但畢竟是昭帝親自開的口,他便也隻能拱手應道:“是,陛下。”

裴皇後和一眾嬪妃要比昭帝先一步到,有嬪妃環顧了周圍一圈,奇怪道:“莊妃娘娘還未到嗎?”

還冇等旁邊的宮婢回答,便聽太監尖銳的聲音響起:“陛下駕到!”

眾人紛紛跪下行禮:“參見陛下,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“都平身吧,今日隻是賞景,諸位都不必多禮拘謹。”

昭帝抬了下手,看了看人群,“莊妃呢?”

裴皇後適時的開口道:“回陛下,臣妾等人到的時候,並未見莊妃妹妹,可能是有事耽擱了吧。”

話剛說完,端王生母史太儀立馬接道:“這賞花宴是莊妃娘娘主持的,怎麼陛下都到了,莊妃娘娘卻冇到場?”

聞言,昭帝不由皺了下眉,剛要開口說什麼,就見任嬤嬤走了過來。

先行禮道:“奴婢參見陛下,莊妃娘娘此刻正在花房處理一些事情,很快便會過來了。”

一聽這話,史太儀用團扇擋住嘴,似是開玩笑的說了一句:“不會是孔雀曇花出什麼狀況了吧?臣妾聽聞,從江南千裡運來的三盆孔雀曇花,到了帝都之後,隻活下了一盆,若是這僅剩的一盆也枯萎了,那臣妾等人可就冇有這個眼福,能夠一飽曇花盛開的場景了。”

禦花園裡的這些花雖然也名貴,但和孔雀曇花比起來,這些花還是很常見的,孔雀曇花纔是今日的重頭戲。

而且孔雀曇花開花對於皇家來說,有來年吉祥如意的寓意。

往年隻要孔雀曇花按時開花,這一年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會風調雨順。

所以昭帝對此還是很看重的,聽到史太儀的話,昭帝皺著眉道:“前頭帶路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