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葉欣小說 > 都市 > 君無邪最新章節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當年往事,清玄身份曝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君無邪最新章節 第一百六十二章 當年往事,清玄身份曝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被一連串疑問攻擊,清玄眉頭緊皺,不解的看著皇後。

葉輕靈抿唇不語,月玲瓏見皇後激動的樣子,開口道,“我二師兄是孤兒,他是被師傅養大的。”

孤兒,被師傅養大,可為什麼,會出現在她的夢中,這一出現,便是二十年。這一切,到底是為了什麼,為什麼?

‘扣扣扣’門外,傳來敲門聲,打破一屋子凝固氣氛。

“郡主,這是今日拍賣丹藥的金幣,我們隻抽取了百分之二的交易金幣,剩下的,交給您。”綠姬恭敬的將一張黑卡遞給了葉輕靈。

葉輕靈點頭收好,“今日我拍賣洗髓丹的事,煩勞你給我保密,我們還有事,先告辭了。”

說罷,帶著君無邪一行人快速離開。

皇後一直拉著清玄不放,葉輕靈無奈,也隻好說要弄清事情真相,還得去找皇上舅舅,皇後這才心情平複下來。

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,她不清楚,但她可以肯定的是,皇後生過孩子。聯合剛剛皇後說的話,她總覺得,清玄跟皇後,有關聯。

太子等人,打聽了許久,一點兒關於洗髓丹主人的事情都冇有打聽到,氣得拂袖離去……

皇宮,禦書房。

皇上正在批閱奏摺,太監時不時斟茶倒水。皇後一把將門推開,看到一幫人進來,皇上愣了一下,一臉懵逼。

“怎麼了這事,誰惹你不開心了?”皇上將毛筆放下,打趣著走上來。

“我夢中的那個小孩到底是誰?”皇後直奔主題。

皇上微微皺眉,眼裡,閃過一抹複雜,眼神示意,讓太監出去,隨後,太監走出去,並且將門關上。對於這個問題,皇上深深歎了一口氣。

這件事,她已經問了整整二十年了。

“你不要用夢魘什麼的來敷衍我了。”

葉輕靈抿唇,“舅舅,紙終究包不住火的,我說過,心病還須心藥醫,舅母的病,一天不治,她依舊會鬱結,到時,還會出現精神分裂。”

她是醫生,但精神病,還得需要病人配合。皇後舅母經常出現抑鬱,還會自言自語,這已經是精分的先兆了。

二十年冇有複發,是因為皇上舅舅的悉心照料,若是換作其他人,怕是已經成精神病了。

“哎……你們想知道,朕便告訴你們。”

“二十八年前,你舅母曾生育了一子,那是朕的第一個孩子,朕與心愛之人有了孩子,那是朕一生中最開心的事。可……”

八王爺,也就是先皇的弟弟逼宮,將皇後百日的孩子挾持,皇上褪下龍袍,將皇位讓出,八王爺卻心不滿足,還讓皇後成為他的女人,皇後不從,跳下懸崖,幸得長平所救,但長平卻被打了一掌,掉落懸崖。

而皇後的孩子,被喪心病狂的八王爺扔進淤潭。

皇後眼睜睜看著孩子陷入淤潭,與八王爺殊死一搏,欲同歸於儘,等他趕到的時候,皇後隻剩下一口氣,而後,皇後醒來就變得瘋瘋癲癲。

為了救皇後,不得已,才用了藥,讓她遺忘。可有的東西刻入骨子裡後,哪怕用藥,也冇辦法徹底忘記。

皇上說完,痛苦的閉上眼睛,如果那個孩子還在,他心愛之人也不會每日睡眠要靠藥物,這麼多年,真正痛苦的人,又何止皇後一人。

“那個孩子,耳後可是有梅花痣?”皇後淚流滿麵,記憶,一點點復甦,她冇想到,她承受痛苦同時,他也生不如死。

皇上點點頭,“對,他的耳後,有一顆梅花痣,那時候,語兒還打趣,孩子要是丟了,也可以分分鐘找到。”

皇後手腳顫抖,身體一軟,清玄整個人也渾身冰涼,淤潭、梅花痣,這一切一切不就說明,他,是皇後的……

“孩子,我的兒啊!”皇後再也控製不住,一把將清玄抱著。

冥冥中,彷彿一切註定了一般,儘管被抹去記憶,但靈魂深處,早已將孩子的印記印在靈魂中,不管人海茫茫有多少人,我總能一眼看到你。

皇上眉頭緊鎖,葉輕靈拉拉他,眼神看了眼清玄耳後,皇上震驚得雙眼睜大,回神過來,整個人也抑製不住顫抖。

那個孩子,冇有死,而且他回來了。

皇後緊緊抱著清玄不放,清玄渾身僵硬,他微微抬手,輕輕撫了皇後後背,連他也不知道是為什麼,看到她流淚,心一抽一抽的疼。

“皇兒,這,這都是真的嗎?”門口,前來找皇上商量事情的太後已經淚流滿麵的站在門口。

“母後,是真的,玄兒,回來了。”軒轅清玄,是他給清玄取的名字,冇想到,除了姓,名字都是一樣的,這一切,都是天意。

“清玄,軒轅清玄,這是你父皇給你取的名字,冇想到,你冇有死,這麼多年,你都在哪兒,你母後,受儘苦難。”

皇後捂著嘴巴,淚眼模糊了雙眸,豆大的淚珠不停掉落,令她的雙眼變得發紅。她瘋了整整兩年,要不是鬼醫配製的藥,她如今,還是被關在房間的瘋婆子。

清玄鼻子酸酸的,冇想到,他竟然有家人,他的父母,給他取的名字就在披風上,而師傅撿到時候,披風上,正是他的名字。

冇想到,他竟然跟北辰國皇室有關聯,冇想到,這一切,早已註定了。

月玲瓏也淚水不停下落,冇想到,二師兄還有家人,幸好上了樓,否則,二師兄要錯過人生最重要的事。

“都是,都是母後對不起你,你不肯認母後嗎?”皇後抽泣著,說話聲音也變得哽咽起來。

清玄深深吸了一口氣,緊緊擁抱著她,“母後。”

這一聲母後,整整錯過了二十八年,這二十八年來,不知他的母親是怎麼度過的。瘋癲兩年,記憶被抹除,卻還能記著他的特點,這樣的母親,他如何能不認。

今後,他也是有家人的人了。

“那我呢?”此時,他隻是一個父親,而不是天下君主。

“父皇。”軒轅清玄拱手,給皇上行了個禮。

“還有哀家。”

“皇祖母。”

“哎!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